9 November 2008

民主的陰影


(圖片來源︰台灣主權觀測站)

這篇文章,紀錄著我對這幾天陳雲林來台所引起的事件的看法與感想,我的訊息全來自線上媒體,包括各大電子報、Twitter、Y!Live與Youtube等,因為人不在台灣,無法得知第一手訊息,如有錯誤,請指正。

民主國家搞政治,簡單的說,就是奪取政權,而奪取政權靠的就是正當性與合法性。正當性來自於社會群眾,合法性來於自國家體制。

抓住正當性與合法性這兩條主軸來看待這幾天所發生的事件,有助於釐清一些事情,並找出其背後的政治角力。我認為,國民黨在合法性上嚴重倒退,卻成功地讓民進黨失去正當性,而且到目前為止,民進黨顯然尚未搞清楚它是怎樣失去正當性的。

先來談合法性。

《集會遊行法》這種箝制言論自由的好工具,藍綠陣營都不肯輕易鬆手。例如說,過去提倡廢除《集會遊行法》最有力的民進黨,執政之後反而加碼。而淪為在野的國民黨,則在2004年327凱達格蘭大道遊行、以及紅衫軍倒扁反貪腐之後,飽嚐到《集會遊行法》的苦果,反過來要求修法。政治人物一但換了位置,就換了腦袋,這條鐵律,至今未曾改變。今天台灣都已經二次政黨輪替了,《集會遊行法》還是淪為執政黨打擊異己的最佳工具,馬英九這幾天的表現,就是例證。

根據《集會遊行法》的「許可制」,即便是五至十人的迷你型和平請願,在未妨礙交通與社會秩序的情況下,依然要向警察機關申請許可。不過這幾天的抗議,很多都是公民自發性的抗爭行動,人員流動量大,沒有固定的動員時間,也沒有特定的組織支持,機動性高,創意十足,卻完全違法,試問,他們有權力抗議嗎?當然有。

十一月六日起,一群學生與教授發起共同連署,以《抗議警察暴力!捍衛自由人權!》為名,在行政院前靜坐抗議 (現已轉往自由廣場),事先沒有提出申請,事後也不打算申請,地點與過程完全違法,試問,他們有權力抗議嗎?當然有,而且,我完全支持他們抗爭的正當性。

之所以會激起這一波野草莓學運,主因在於十一月三號陳雲林之後,有「張銘清事件」的前車之鑑,警方採取超高規格的強制措施,先是淨空桃園機場、台北101、圓山飯店等周圍交通,接著擴大職權,逮捕抗議群眾。例如紀錄片工作者陳育青,被警方以管制區內無採訪證為由,強行逮捕。閃靈主唱及其友人因穿著「恁爸係台灣人」與「勿通匪類」等衣服,遭到警方包圍與驅離。警方也闖入圓山飯店客房,取下陽台上的抗議標語,警方甚至在「江陳會」當晚,闖入國賓飯店旁的「上揚唱片」,強行關閉音樂,沒收唱片,拉下鐵門...,種種行徑,已經超越「執法過當」,而是直接侵犯到憲法所保障的人民言論自由。(詳細的記事,請見這裡。)

自此,警察國家的戒嚴幽靈開始籠罩台北上空,各種侵權事件頻傳,一再暴露出馬政府在陳雲林來台期間,假借維安之名,行鎮壓之實,限縮台灣言論自由與民主空間,這是國民黨自解嚴以來,最嚴重的合法性倒退,彷彿戒嚴氣氛重臨台灣。

遺憾的是,國民黨至今不反思《集會遊行法》曾對人民權益所造成的傷害,卻藉此惡法濫用國家暴力,侵犯人權,讓台灣民主蒙羞,這是馬政府在人權保障上的嚴重失職,絕對應該道歉以示負責,並承諾不再以此惡法侵犯人權,督促朝野協商,加快修法腳步。

再來談正當性。

街頭路線,難免會有「暴力」發生。過去的黨外 (以及後來的民進黨) 就有「衝組」的存在,以衝撞國家體制,突顯國民黨一黨獨大的體制暴力。這樣的「以暴制暴」,在當時的時空背景下,是為了爭取更大政治空與自由人權的必要之惡,也是民主化過程中的轉型陣痛。

過去的民進黨,在每次進行街頭衝撞國家體制之前,都會先以明確的目標、完整的論述,向台灣社會說明使用「暴力」的正當性,並在事後勇於負責,不會讓「暴力」擴大,一發不可收拾。這種的「破壞性的創造」,讓民進黨得以累積民間能量,最終在2000年贏得總統大選,開啟台灣民主新頁。

不過,即使擁有使用「暴力」的正當性,也必須注意到「暴力」通常都是兩面刃,決定「以暴制暴」的政黨或人民團體,必須體認到衝撞體制之後可能帶來的一切後果,包括被警方鎮壓、驅離、逮捕,甚至被法院判刑。

警察作為執法的單位,有必要持社會秩序,固守封鎖線。一但封鎖線劃定之後,線外任何抗爭行動都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內,然而一但超越封鎖線,警察則有權強制驅離民眾,如果警察遭受攻擊,就是襲警,依法警察有權制止,並逮捕現行犯。

以上維安的作法,中外皆然。

例如今年四月,中國鎮壓西藏,激起全球支持西藏的群眾試圖阻擾北京奧運聖火的傳遞,一波波的抗議行動從倫敦、巴黎一路延燒到舊金山。一方面,各國警力必須維持聖火傳遞活動順利進行,並保護奧運使者的人身安全,另一方面,支持西藏的群眾也有權向中國代表團提出抗議。只要群眾不超越封鎖線,任何基進的標語都在言論自由的保障範圍內,一但衝破封鎖線,試圖撲滅聖火,就得冒著吃警棍、噴催淚瓦斯、被逮捕的風險。

所以,我同意卡馬在Twitter上的留言:「我不是極端的和平主義者,在我看來,使用暴力的程度不是道德或者法律的問題,而是實力和責任的問題:組織上有無實力使用該程度的暴力、接受帶來的後果,並且負擔責任。如果有任何一項是否定的,當然就不該用。」

也就是說,任何政黨或人民團體都有權集會遊行,也有權思考是否使用暴力,只要界定清楚暴力的行使程度與目標,能夠取得社會輿論的支持 (或諒解),並在事後承擔一切風險與後果,那麼,暴力的行使師出有名。否則,一但暴力行使過當,就會讓整場抗議行動失去應有的正當性。

在十一月四號以後的晶華之夜、圓山之夜與圍城等抗議行動中,民進黨事前無法有效控管暴力的發生,部分黨員帶頭先衝,事後卻又企圖將一切問題推給黑道與國民黨,這種態度,不但讓人失望,也失去其抗議的正當性。 (請見Torrent《抗爭者要寫自己的歷史》與Timo《暴力,衝組,被放生的人民。》)

比對各家民調 (蘋果日報聯合報),社會大眾普遍認為民進黨必須為此事件負起較大的責任,可見,民進黨對暴力使用的程度與傷害控管能力,無法說服社會大眾,失去抗爭的正當性。

此外,民進黨在抗爭前的論述建構也捉襟見肘,只見部份民代將主權爭議,簡化為標籤式的語言 (「赤化」、「共匪」、「敵人」) ,時光倒退六十年,稀釋掉蔡英文主席在《向人民報告︰我們為什麼不歡迎陳雲林》一文中所展現的論述力量與進步性,最後在「漢賊不兩立」的對立情緒下,衝破了小英「和平理性」的唯一命令。

再者,如同郭正亮施威全的質疑,在國民黨強調兩岸經濟至上的基調下,民進黨無法針對維護台灣主權與獲取中國經濟利益之間的困局,提出更具建設性的論述或解決方案,只困在老生常談的政治口號裡,這也是讓民進黨在此次抗爭中失去正當性的原因之一。

更重要的是,國民黨一方面吸納民進黨過去進步性論述 (本土化路線與台灣前途決議文的理念) 與政策 (扁政府時期規劃中的大三通),一方面操作輿論,形塑民進黨為「暴力政黨」與「貪腐政權」,將「貪腐」、「暴亂」、「違法抗爭」、「民主倒退」的責任全部推給民進黨,侵蝕掉民進黨最後的正當性。

民進黨一但失去正當性,也就成功地將自己困在扮黑臉的次要政黨角色上,過去開疆擴土的努力,全部歸零,群眾基礎退回到基本盤,如此消長,讓人無限感慨。這股逆流,恐怕不是小英一人可以挽回。

如果民進黨想要脫離目前國民黨已經設定好的政治泥淖,就必須再度回到公民社會裡,打造新論述,說服群眾,重新找回已經逝去的正當性。

總之,我對國民黨與民進黨在陳雲林來台期間的表現非常失望。國民黨鎮壓抗議民眾的做法完全不具合法性,民進黨現階段的街頭路線卻失去正當性,兩個政黨只知彼此惡鬥、加深對峙,卻不願多花力氣開啟對話,凝聚共識,實在有愧人民對二次政黨輪替的期望,也讓台灣民主蒙上一層陰影。



9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你們要抗議警察濫權,我沒意見,我也認為執法有瑕疵…但是
你們怎麼不去抗議民進黨丟汽油彈、丟石塊的行為…
你們怎麼不去抗議民進黨群眾的暴力行為…
怎麼不抗議民進黨執政八年為什麼不修法…
只要是動手打人就是不對,不是嗎…
怎麼不抗議大陸張銘清被打時的人權在哪…
那麼警察流血被打時他們的人權又在哪…
以前社會上很多人的人權被侵時你們又在哪…
你們只是拿著人權的神主牌卻選擇性的抗議…
就像陳水扁口袋裡貪污了納稅人這麼多血汗錢…
卻口口聲聲說是為拼經濟、拼外交一樣虛偽、做作…
說一套做的又是另一套…別再掛羊頭賣狗肉了
請拿出相同的標準來檢驗兩黨…這才公平不是嗎
不然如何讓人心服口服…

Richard Wong said...

弱慢兄,引用您的好文,如不妥,請告知。

弱慢 said...

to richard 請引用,當然沒問題。

給匿名者,我了解你的憤怒,我也說過了,民進黨最近的作法,失去正當性,這也是它最後會失去執政權的原因。

我個人不贊同暴力,但,只要能說出說服我的理由,我可以有條件同意使用暴力,但顯然地,民進黨這一點做不到。

不過,國民黨跟民進黨犯了不同的錯,所以要分開處理,雖然各打五十大板,不過打在不同部位。如果一起鞭,這樣才不公平吧。

FoolFitz said...

雖然一樓提出的,是在批評野草莓時很常見的意見,不過我倒是發現一個有趣的弔詭:
您說「我們」只是拿著人權的神主牌、在做選擇性的抗議;但是您又怎麼不自己上街頭,向民進黨抗議,而跑來向「我們」抗議呢?
這不也是選擇性抗議嗎 :P

路人 said...

請看個連結
http://lis.ly.gov.tw/lgcgi/lgmeetimage?cfc8cfcececdc8cdc5cacad2c8cf

奇怪,案子明明已經等著審議
而且被還是被抨擊的執政黨提出的

到這邊我真的不得不懷疑,這些高舉人權大旗的人有沒有認真的去關心這個議題

路人 said...

其實我要敘述的東西很簡單
現在高舉要修改集遊法的人,沒有做足功課
就不得不令人懷疑他們的政治企圖。

台灣的學運被人看不起,正是那些過去學運明星的墮落所致。

現在更糟糕的是,所謂的新興學運連最基本的功課都不願意做。

1992年3月的學運,是因為執政黨逆潮流而進,現在的學運呢?

弱慢 said...

to 路人

這些學生都不曾關心此議題? 都沒做功課嗎?

其實是有的。例如野草莓學運的發言人許仁碩同學,之前就曾參與集遊法的修改工作。

請參考公視有話好說,您可以更了解學生的訴求 :

http://uk.youtube.com/watch?v=9M66C9xnnoA

Anonymous said...

不要说中国镇压西藏,中国没有镇压西藏,西藏本来就是中国的,台湾也是中国的,只是不一样的政府而已。
如果硬要说镇压,是北京政府对那些伤害了平民的暴力行为做出了镇压行为。正如您说的在台湾的民主抗争,是马政府,却不是扁政府,也却不是说台湾镇压了台南或者说嘉义,etc.
另外,如果您对西藏不了解,盛情邀请你去西藏真正的感受一下。

nooorman said...

匿名者,真正對圖博(西藏)不了解的人你吧,我才需要請你去圖博真正的感受一下,甚麼叫做圖博宗教、圖博社會、圖博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