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April 2008

北京奧運及其不滿(1)︰當「我們」團結在一起?


(遊行前高唱中國國歌)


四月份的英國並不平靜,除了月初下了幾場大雪,倫敦Heathrow新航廈依然一團混亂之外,就屬四月六日在唐寧街前奧林匹亞火炬抗議行動最受注目。英國的媒體空前大團結,不論左右,火力全開大肆抨擊中共武力鎮壓西藏(圖博),並批評英國官方配合中國聖火秀的舉動太過軟弱。而英國各個支持西藏(圖博)的公民團體也不甘示弱,動員起來高舉抗議標語,杯葛倫敦聖火秀的進行,並嘗試撲滅聖火。(請見這裡)

自此,中國的聖火秀受到空前的壓力與阻礙,在巴黎,聖火被撲滅三次,在舊金山,聖火上演失蹤記,沿街只見高舉紅旗、數量龐大的中國人,企圖稀釋支持西藏(圖博)群眾的聲音,高喊「政治歸政治,運動歸運動」。(請見這裡)

面對「藏獨份子猖狂的叫囂」與「西方媒體」不公平地報導與阻撓,蘇格蘭地區的中國留學生決定要站出來,齊聚愛丁堡,舉辦一場Proud of Olympic! Proud of China! Free Olympic from Politics大遊行,以支持奧運能夠順利地在「歷經磨難的祖國」舉行,不再受到「藏獨」與「西方媒體」的威脅與破壞,並讓英國人聽到「廣大中華兒女的吶喊」。

當然,面對這一切,身為一位台灣人,無法不質疑這場大遊行的正當性,Judie35問得好,中國人到底要抗議甚麼?如果要抗議「藏獨」?那應該要去藏獨組織的門前踢館,如果要抗議「西方媒體」?那也該挑BBC總部,而不是在服裝精品店林立的王子街(Princes Street)上高舉抗議標語吧。

就像瓦礫所說,「遊行發聲」是一種古老的運動形式,除了象徵「我們」很團結以外,已經沒有太大的意義。

「我們」,不同於「西方人」,不同於「藏獨份子」,也不同於意識形態與「我們」相左的「他們」,這場遊行的目的,就是要向那些不願意跟「我們」團結在一起的「他們」提出異議。

對我來說,基於兩個理由,這場「遊行」也是對民主的嘲諷,因為它是在西方社會保障言論自由的基礎上,向西方社會抗議,也因為它是在民主法治的空間裡,般演納粹式的愛國劇。

英國政治評論家Simon Jenkins就尖銳地指出,從希臘神殿開始承接奧運聖火,是希特勒在1936年發明出來的,藉以象徵日耳曼民族與南歐亞利安種族的團結。此外,希特勒在二次大戰前,也最愛利用「遊行」這種動員的形式,激起全民的愛國心,以展現日耳曼民族的大團結。

「遊行」如果作為團結的宣稱,本質上不太具有民主的意義,甚至會被視作是極右派的殘餘,不過今天,我卻願意用旁觀者的心情來看待這場活動,只把它當作是中國留學生嘗試學習西方民主意見表達方式的一個起始點,即使口號很生澀,抗議的對象是全稱式的「藏獨」與「西方媒體」,遊行的目的地完全失焦,與抗議的對象沒有交集。





遊行的起點在北橋(North Bridge)下方的East Market Street(綠色箭頭處),行經Waverley火車站前之後,轉到Princes Street(王子街),然後在St John’s教堂前,沿著Lothian Road與King’s Stables Road走向West Princes Street Gardens的大草坪(紅色箭頭處),然後解散。全程大約兩公里。





據我的粗估,遊行隊伍大約有2000人,多數是從蘇格蘭其他地方(Glasgow、Dundee、Aberdeen)坐火車前來,因為Waverley火車站在East Market Street上有個側門,所以對外地趕來的學生來說非常地方便。我並沒有看見大型遊覽車載著學生前來,只看過一台小巴,所以這些學生與舊金山的情況不太一樣,並非由中共當局透過官方系統動員而來的。

集合的時間還沒到,East Market Street就已經聚集不少學生,還有許多海外僑民攜家帶眷參加遊行,一直到十一點出發時間到了,還是有不少學生舉個各式各樣的標語,陸陸續續地從火車站趕來。





十一點三十分,伴隨著中國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節奏,遊行隊伍終於出發了。有很多學生除了高舉大紅國旗以外,也會刻意穿著紅色的服裝,或裝點紅色的小配飾,把整條街全都染成紅色。





出發沒多久,就遇到一場小型的衝突,有幾位蘇格蘭人高喊Free Tibet,中國學生馬上回嗆回去,兩邊的人互相叫陣,互不相讓,不過中國人人多勢眾,異議的聲音立刻被壓制下去。





遊行隊伍一路來到王子街,並高喊「One World、One Dream、One China」、「Welcome to China」…等口號,只不過吹蘇格蘭風笛的老伯伯似乎不太高興,不但要遊行隊伍趕快離開,也拒絕我的拍攝。



(遊行隊伍行經國家藝廊前)


大部分的當地人都不太注意這場遊行,反倒是觀光客拼命地拿起相機拍,彷彿看見了什麼奇特的風景。





跟著隊伍一起遊行的不只有中國留學生,也有蘇格蘭當地Tibet Society組織,在我鏡頭前方身穿淺藍色衣服的女孩,就是Tibet Society的成員,她手持自己印製的傳單,到處散發給過往的行人,與規模龐大的遊行隊伍形成強烈的對比。





中國留學生也備妥了傳單,到處散發,不讓Tibet Society專美於前。有兩位在公車亭等車的女孩,正在閱讀中國學生所散發的傳單。





在王子街上有兩場小型的衝突,首先是在我鏡頭前方滿頭卷髮的年輕人,向遊行隊伍高喊Free Tibet,立刻招來中國留學生的集體反制,迫使他快步離開。





還有兩位迎面向我走來的男子,也因質疑中共漠視西藏人權問題,被中國學生反嗆回去,只好黯然離開。





接著遊行隊伍來到St John’s教堂前(照片右前方那棟教堂)。





教堂的工作人員顯然有備而來,準備了兩份文宣等著大家。有些學生收下了文宣,有更多的學生以高舉標語或高呼口號作為回應。





在這兩份文宣中,有一份是厚達8頁的文章,標題為《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the Olympics Countdown-Crackdown on Tibetan Protesters》(中華人民共和國︰奧運倒數時刻鎮壓西藏 / 圖博示威者)。文中詳細敘述了自3月10日以來,在西藏(圖博)地區所爆發的族群衝突與軍事鎮壓行動,該文呼籲中共當局必須妥善處裡西藏(圖博)境內的人權問題,停止暴力,釋放嫌犯,並允許聯合國進入西藏(圖博)調查事件始末。

另一份文宣則是一張短籤,肯定此次遊行的目的,不過,如果參與遊行的學生願意藉由此次機會,到教堂內與其他朋友開啟對話,則會讓兩造雙方均能受益。文末特別強調在教堂內的對話內容決對不會公開,好讓與會者能夠暢所欲言。

說真的,St John’s教堂的文宣寫得誠懇極了,不過最後能夠達到多少實效,還是未知數。





在歷經一個小時的路程之後,遊行隊伍終於來到終點站︰位於愛丁堡城堡下方的West Princes Street Gardens。在場中國留學生的興奮之情溢於言表,因為他們都是首次參加示威遊行活動,這在「祖國」是不被允許的。很多人拿起相機拍照留念,很多人相約逛一逛愛丁堡城堡之後再回去,也有人在討論下星期六倫敦BBC總部前規模更大的示威抗議…

...




5 comments:

judie35 said...

謝謝公民記者弱漫的現場報導。

這真是一場讓參加者自我感覺良好的遊行啊。

St.John教堂的回應,很令人欣賞。不過在遊行當中的人,不大可能脫隊進教堂去和人對話吧?但若有另外安排時間邀請中國留學生去對話,倒是可行的。

弱慢 said...

謝謝Judie35。

當我嘗試要把收集到的資料,寫成一篇新聞報導的時候,才發現想要當個稱職的記者還真難。

我也很喜歡St. John教堂耶,我有考慮去聽聽看他們對西藏問題的完整看法。

還有,St. John教堂真的很用心,在教堂側邊也很多教堂直營商店,都賣有機商品或公平交易咖啡,也有賣非洲木雕、紡織品、卡片等,都是非洲人做的,營業所得也都會直接送去給非洲當地的製作者。

弱慢 said...

我把標題給換了,我真是一個三心二意的人。

ivy said...

這時要衝回第一陣線rss,比對你原本標題的動機立場。

弱慢 said...

ivy,新標題比較符合我現在的立場啦,因為我在寫第二篇,只有新標題比較能夠把第一篇與第二篇串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