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April 2007

回應與挑戰 (16)︰[轉貼] 關於樂生院未來的一些預測


(圖片來源︰小柯之《奔跑吧!樂生宅男》)


再轉貼一篇Valerien寫的文章。首先,Valerien質疑樂生415樂生遊行雖然有效但沒有用,有效的原因是政治人物不得不顧選票,沒用的原因則是90%保存方案裡的軌道設計,具有無法實踐的困難。Valerien建議可否採行第三條路,也就是在漢生病友的居住權方面,實踐目前共識頗高的「雙院區」提案,在工程方面則接受41.6%保存方案,將「王字型醫療大樓」和「七星院」「異地拆遷重組」,雖不是最完美、卻是最實際的方案。

文末特別奉上三篇文章的連結,我特別推薦eslite12《寫在樂生的最後時光》與陳真《說點社運的風涼話》 這兩篇。

以下是全文︰

----------

2007/4/16【臺灣台北】昨天跑去「樂生大遊行」現場逛了幾圈(中正廟),計有三~五千人之譜,聲勢普通。宣傳手法因襲舊梗,聲援團體清單列了一長串,像氣球一般脹開來的集體表徵模糊了每個行動主體的面貌。

這種遊行會有效,但沒有用。

有效的原因拜民進黨總統初選之賜,蘇謝相爭,片刻不容有失。而現任行政院長蘇貞昌在樂生院事件中因緣際會被擠到火線,順了姑情便逆了嫂意,兩全不能其美,他是有苦自知。謝長廷拿自己的高雄車站保留案當例證,佔據到一個比較親樂生院支持者的位置。(不過很有趣,樂生青年卻趁高捷施工意外,在背後捅了謝長廷一刀。)謝現在話雖然說得好聽,但換他在蘇現在這個時點這個位置,也不容易做出其他決策(照單全收,原地保留)。

因此昨天的遊行和這陣子樂生陣營一波波文攻會產生一些效果,大概在五月底民進黨初選出爐以前,捷運新莊機廠工程不容易有定案。對蘇貞昌來說,目前什麼都暫緩,講一些場面話,會是最好的決策。

再來談台北縣府,周錫瑋一向被詬病沒大腦、沒肩膀又沒 guts,支持樂生院原地保留的「正義騎士」鬧一鬧,會給周帶來不少心理壓力。兩造之間雖然立場不同,但判斷事情的思考模式幾乎如出一轍——都喜歡講究感覺,follow their emotions,周錫瑋如果感到害怕,就會瞻前顧後猶豫不決。

周既沒大腦又害怕,樂生案自然一邊擺著爛。真要做出原地保留的決議也不容易(原因下詳),要果敢拆除,必須等反對樂生陣營的相應勢力照搬推他;可是這股勢力是不是龐大、緊密地存在不無疑問。畢竟新莊市民不太可能像學生一般組織起來,正常人都得趕早出門謀食,回到家就癱了;缺乏意識型態當支撐,加上前波動員已耗掉不少能量(反應也不佳),因此在輿論的屠宰場上,新莊市注定被吃盡豆腐。

這樣推測起來,周錫瑋不敢有動作,蘇貞昌至少要等初選底定。牛俊八和郝龍斌挨上的砲火很小,並且順手都轉給行政院。那麼在六月之前,樂生院舊院區的支持者還能安心守住聖地。

再來講為什麼沒有用。

開門見山,「九十%案」幾乎快變成宗教,不是可行的工程圖,北市捷運局立場會拿這麼硬,就佔了這個先。(當然,如果政治運作壓倒專業、政治正確壓倒科學,則另當別論。)高雄車站的例子是畫圖階段就已決定好,要怎麼施工,要怎麼搬遷後原地重組;並非像樂生案一樣,頭剃了一半才一堆人介入要求大改髮型。




工程問題,科學問題,做得到就做得到,做不到就做不到。太陽繞地球轉或地球繞太陽轉,不是讓神職人員手按著聖經決定。所以一百八十幾位學者連名購買廣告一事最讓人無奈,仔細看一下名單,法政傳播文史社會點點一大串,外行人執烹煎手,就沒有一個工程專業,遑論軌道工程專家聲援。

樂生案到現在這麼死結,原地保留案掙扎難產,跟地方財團的利益關係已經不大,與捷運局官僚作風也不一定有關,許多指控已淪為最低級的陰謀論展示。會卡住樂生院,就是工程,你要痛罵之前規劃過程沒良心、沒知識、欠缺文化素養,都可以,但現在要逆天根本強人所難。

揚棄教條,邁步第三道路

因此回過頭來就要另外找一條路,呼籲樂生院支持者當中的有識之士覺醒——不要太執著在虛幻的「九十%案」,有什麼好方法真正雙贏?而不是讓「同情弱勢」的教條壓倒不擅言辭的工程人員、壓倒所有其他可行性的討論案,尤其當運動已經變質為革命情懷的消費場所。

既然普遍認定樂生院新院區(迴龍醫院)未必適合療養,那麼將新院區室內重新裝修是一個方式,把相關住房移往低樓層,裝修工期也不需太久。況且按原訂工程計劃(四十%案),捷運機廠竣工後將維持「雙院區」設計(樂生院新舊院區並存),漢生病友若不習慣大樓起居格局,可遷回昔日磚造矮舍。

另一個方法是「建築群異地拆遷重組」,此法並非無前例。埃及尼羅河上游水域的阿布辛貝、台北敦化南路上的林安泰古厝,皆採原貌原材異地重建。(雖然部分文史信徒認為,異地重建斬斷了歷史建築/人文聚落與其歷史發生場域之間的重要關聯,因此嚴厲反對;但這畢竟是過份極端又不負責任的象牙塔囈語。)

目前舊院區的「王字型醫療大樓」和「七星院」(被認為最具保存價值的建築群)即預計採行前述工法保留。進一步來說,將保留區域擴及其他低矮窳陋房舍,另尋一片風光明媚山水寶地,將樂生院建築群徹底搬遷,可以是目前僵局下最佳解套方案。

說到底,一點錢可以解決的問題、可以談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將某些價值無限上綱,強人所難的解決方案,只有一堆指控+通牒而不能談,這才是問題。捫心自問,如果真正為了漢生病友人權,為了那幾棟歷史建築,(而沒有為了自己的什麼情懷的乖張執拗),可行的方法太多了,沒有一定非要把人和建築物綁在迴龍原地不可。

事件簡述:

台北捷運新莊線調度機場規劃位於台北樂生療養院現址,部分人士主張 a.病友人權和 b.古蹟價值,反對樂生院拆遷,要求捷運工程變更設計。衝突始末,請見臺灣中央通訊社專題報導(12345大事紀)。

相關閱讀(反對樂生青年):

(zonble)問題的具體感
(eslite12)寫在樂生的最後時光
(陳真)說點社運的風涼話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同意你的看法﹐有空來我的 blog 參觀一下吧! www.mysleepingforest.com

大貓頭鷹 said...

我有點不懂...王字形建築本來就不是給院民住的。以41.6% 方案為基礎的雙院區構想,
其中老院的部份是不能住人的。這樣要怎麼讓想留在原地的院民留在原地呢?

弱慢 said...

TO 大貓頭鷹

根據41%的保留方案,王字型醫療大樓與七星院必須先拆除,再另尋他處重建,技術上可行,不過缺點是歷史性建築一但他處重建,就脫離了原始的歷史脈絡,變成孤伶伶的兩棟建築,重建在與它無關的地方。

例如說,希臘帕德嫩神殿上的雕刻,就被英國人拆下來,搬到大英博物館去,去大英博物館的人,看見孤伶伶的雕刻,很難再想像希臘神殿的風光。

目前的文化資產保存學者都不再建議這種異地重建的方式,除非是逼不得已。

此外,日本人的院區規劃有其權力關係的系譜,醫療大樓與七星院之所以建在那裡,環視所有院區,有其殖民統治威權的意涵,如果異地重建,該建築就完全脫離了這樣的意涵了。

林安泰古厝是如此,台北中山橋也是如此,如果可以不要異地重建,最好不要做。

至於其它舊房子,我記得會留下少數合院,不知道容不容許繼續住人? 不過一定不夠45人住就是了。41%是可以勉強實踐雙院區構想,不過一定要逼衛生署表態,現在衛生署根本就躲在捷運局後面,假裝沒它的事,真是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