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March 2007

回應與挑戰(2) 闕河淵先生的訪談


(圖片來源:日本讀賣新聞)

上星期六,公共電視首播《公民眾意院》,在節目中,闕河淵先生針對90%院區保留方案,提出更為詳細的解說。闕河淵現為高雄捷運品質及安全顧問團計畫經理、以及前台北市捷運局副局長。

闕河淵先生畢業於台灣大學,並取得英國德倫大學工程學博士。闕先生曾任台北市政府捷運工程局課長、副主任、東區工程處副處長、捷運工程局簡派正工程司、台灣大學兼任副教授等職位,是一位在學界與業界都有豐富經驗的工程專家。




上面Youtube的影片,是公視《公民眾意院》的部份節錄,逐字稿如下:

主持人︰「…歷史已經沒有辦法再回復了,但是在現在這個節骨眼,可不可以告訴我就這個捷運的發展,如果樂生目前還是維持在40%的話,到底它的好處、壞處在哪? 如果改成90%的話,它的好處、壞處在哪? 我想觀眾朋友就會很清楚地知道捷運的發展的各方好處與壞處,然後我們一項一項下來,誰要先告訴我說,如果維持現在(的方案)是怎樣? 來,闕委員…」

闕河淵︰「我是去年七月受到邀請來評估這個案子,我是一個工程人員,所以我對古蹟保存或者文化資產這一部分其實是外行的…」

主持人︰「這我們等一下再來討論。」

闕河淵︰「剛剛有提到說所謂的90%,我個人的看法在技術的爭議上其實是有三點。第一點就是軌道線型。捷運局的規範…其實這個軌道的爭議點就是︰兩條曲線之間必須要有一個直線段,直線段的長度其實是跟行車速度有關。」

「換句話講,如果是載客的正線,那麼它的行車速度是80公里、90公里每小時,所以它的直線段必須比較長,這有公式可以算的。但是到了機廠,機廠的行車速度是受到限制的,全世界的捷運機廠行車速度都一樣,不會超過25公里每小時。換句話講,它的直線段長度就可以縮短很多。」

「在捷運局的設計規範裡面,並沒有把這兩個分開來。那麼這種設計標準,你到高雄去問問看,你到世界各機廠去問問看,你到台鐵去問,你到高鐵去問,通通都是採用這種方式來處裡。換句話講,直線段的長度是跟行車速度有關。所以我對捷運局一直不願意去檢討這個設計規範,而堅持這個,我覺得很難理解。」

「第二個,剛剛提到水討保持,大家知道台灣的山坡地出了很多問題,所以對於水土保持法通過以後,對於水土保持的審議非常嚴格。根據水土保持法,農委會訂了一個技術規範,這個技術規範要求原則上你必須要盡量用緩坡來處理。」

「但是後來我們想出一個(辦法)就是,如果用垂直的邊坡徘樁,可以減少拆遷,當然這個(作法)要經過水土保持的審議,但是這個不是絕對的,因為農委會也解釋,這是一個原則性的規定,你如果有辦法…例如說這是公共性工程,那它在後續的維修上面、檢查上面,會比較能夠盡力到,所以它(農委會)可以做適當的…」

主持人︰「有變通的方式?」

闕河淵:「有變通的方式。第三個是另外一個技術問題是,行政辦公的地區已經蓋好了,必須拆掉,將整個維修工廠往後挪,然後將變電站、行政大樓、維修工廠三合一蓋起來。這一個(作法)可以大幅增加整個保存的建築物。」

「經過我個人很仔細的評估,對於時程並沒有影響。為什麼對時程沒有引響呢? 因為現在從車站、從省道讓列車要爬到機廠上面這一段隧道還沒有做,這一段需要花的時間最長,那其他我們需要做變更設計、施工的這一部份,不會長於這段。換句話講,它不是關鍵時程。」

「第二個我真正要請問大家的是,增加的經費大約在3到5億之間…」

主持人:「喔,只有3到5億?」

闕河淵︰「3到5億。大家願不願意用這3到5億去保存我們的文化資產,我們的歷史記憶。這如何去權衡輕重,大家願不願意坐下來,好好的對這個問題做釐清。」

主持人︰「如果照剛才闕委員剛剛的說法的話,我現在釐清一個就是時程你覺得絕對不會耽誤到?」

闕河淵:「是,不會耽誤。要趕快採取行動。」

主持人︰「費用的話大概會增加3到5億左右?」

闕河淵:「是。」

在《公民眾意院》裡,還有很多段關於工程的討論,尤其是捷運局副局長的說法,我會在稍後把逐字稿貼上。

----------

想要了解更多節目內容,可以參考終極邊疆BLOG︰《樂生‧對話---公視公民眾意院》


17 comments:

PipperL said...

嗯,我也作了類似的整理,不過沒有(其實是沒有能力)打逐字稿。

有逐字稿看起來舒服多了!

ps. 我的整理在 終極邊疆BLOG » 樂生.對話 - 公視公民眾意院

弱慢 said...

謝謝pipperl,你的整理好清楚喔。

我會打逐字稿,不過只會針對工程的部份,其餘非工程的部份,還有勞其它朋友幫忙。

julianwang3 said...

去看看今天燕勒卿寫的那篇吧
自由時報已經開始譴責「樂生院抗議運動政治勢力收編」了
非常不幸
完全符合我的預言

簡單說
只要樂青批評了民進黨
就會被泛綠媒體列入「不受歡迎人物」
至於樂青要不要被這種幫派意識牽著鼻子走
歷史會留下紀錄

弱慢 said...

謝謝julianwang3的報馬。

看了之後,真的有點難過。大家這樣忙東忙西,不求什麼,只希望替樂生阿公阿嬤找到更理想的家,不要再重蹈過去的殖民政權、社會、歷史所犯下的錯誤,如此而已。

我接下來會發表的文章,都是我自己想寫的主題。我會將你的提醒謹記在心。

Eureka said...

逐字稿的部份借轉一下

弱慢 said...

沒問題,拿去用。

Wenli said...

弱慢:
小錯字,文中的機廠都被寫成「機場」了。

另外順便借轉此篇好文。

弱慢 said...

謝謝Wenli的通告,已經改好了。

julianwang3 said...

瓦礫今天在自由時報的回應講到重點:
「讓焦點回歸到台灣文化人權」

既然如此
「讓樂生人權決定我們的總統」這種蓄意政治化的字眼
還是趕緊拿掉吧 ==

弱慢 said...

julianwang3,您似乎太過緊張了,我同意瓦礫做的貼紙是直接訴諸選舉的力量,以寄望政治人物在政策上有所改變。有人贊成這種做法,有人反對,我個人倒沒有太強烈的看法。

因為選舉是公民自我的展現方式之一,我不放棄用這種方式表達我自己,當然,我也不放棄選用其他種方式(例如部落格文章或買廣告)來表達我的訴求。

基於這種"不放棄"原則,我覺得這張貼紙還是可以使用,更何況,就像瓦礫說的,我又沒有點明表態支持誰、反對誰,而且,我清楚地在我的文章裡說明我的觀點與立場,我也有足夠的自主性,反而是檯面上政治人物應要好好看看我與我朋友的這些述求,能對我們的述求有正面的回應,我相信對他的對選情也才有正面的幫助。

"公開審議"真的是非常基本的公民社會對民主政治的要求,連這一點都做不到,我又怎麼會相信政客的花言巧語,把票投下去呢?

泛政治化地解讀這張貼紙,只是繼續把選民當成是沒有自主性的投票機器而已。

julianwang3 said...

>就像瓦礫說的
>我又沒有點明表態支持誰、反對誰

這樣才慘
因為沒有一個天王會把此訴求支持誰選總統的「承諾」當真
而一旦表態
後果更慘

>只是繼續把選民當成是沒有自主性的投票機器而已

太高估台灣選民了

高雄光是搞捷運試乘
就轟轟烈烈騙了不少選票 ...

施明德已經被紅衫軍自己人告了

如果最後樂生活動不成功
有人會變成施明德第二 @@"

anarch said...

不清楚瓦礫當初的想法是否跟我一樣,我自己一開始把樂生議題跟總統人選連結,主要考量確實是希望「逼政客表態」,檢驗台灣藍綠政客的人權分數。

樂生議題本來就很難不政治化,我覺得不需要刻意與「政治」保持距離,但我們可以拒絕簡化、陰謀論的藍綠邏輯與標籤。

當初跟家人談到「為什麼要讓樂生人權決定總統支持對象」時我是這麼說的:

我願意下這個賭注
如果有哪一個表態的候選人院沒有選票利益的情況下,與樂生院民同一邊,我願意把賭住下在他身上。

我願意賭賭看
一個不為現實選票利益牽著鼻子走的政治人物,有可能挺樂生,當然也有可能挺其他「少數」「弱勢」的人權訴求。

瓦礫 said...

其實原本就是因為樂生不得不政治化。

政客都在推卸責任,大家看著火氣很大,那又怎樣,就讓他們做點好事...讓人權決定選票,不是我的底線,而是我對政客僅存的期待啊...

anarch said...

弱慢

曾韋禎那邊貼了一篇反駁的專業意見
是一位MOTCT在PTT捷運板3月18日發表的。

你要不要過去了解MOTCT所說的有沒有道理?

http://blog.roodo.com/weichen/archives/2888853.html

mars said...

您好..
引用您這篇文章,如有不妥,請告知囉

弱慢 said...

沒問題,請引用。

Anonymous said...

樂生.................

政府照顧他們一輩子,生活悠哉,現在卻倒打政府一耙,還真是 ”樂 生 ”

該給都給了,不該給的也給了,為了他們這些少數白吃白喝的,賠上全國人民的血汗金錢及時間....
樂生是對的起他們自己,但捫心自問,他們對的起全國百姓及納稅人嗎?

不要口口聲聲喊人權,在當時民智不開的年代,要不是政府的收容,他們能在當時的社會生存? 找的到工作? 不被打死或燒死應該就算不錯了

錢拿到了,道歉也有了,該出名的也出名了,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過動兒也發洩夠了,可以
在人後好好偷笑了,凡事也該事可而止了,不要讓台灣人看不起台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