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April 2006

愛心肉燥乾麵



話說最讓我癡迷的台灣小吃不是肉圓、蚵仔煎、碗糕或肉粽,而是很普通的一碗乾麵。乾麵雖然很普通,但是做得好吃的店家卻不多,有一部分原因在於市面上的乾麵放了太多人工調味料、肉燥做得太油膩、使用劣質豬肉、或是麵條帶有麵湯氣。此外,乾麵美其名為『乾』麵,但是太乾的麵實在難以下嚥。更重要的一點是廚師沒有把『愛心』加到乾麵裡,就像是食神的名言『只要有心,人人都可以是食神』,其實『只要有心,碗碗乾麵都是絕品』啊。

說到我最愛的乾麵,就屬公館夜市水源市場旁的蕭家乾麵,其實它只是一家路邊攤而已,但是老闆娘非常有個性,只在晚上十點以後開門,而且會放古典音樂。還記得有一次,耳邊又傳來華爾茲的節拍,有顧客笑說老闆娘,妳也行行好,放這種高格調的東西妳是有給它聽懂嗎?老闆娘不疾不徐,一邊下麵條一邊回答說,客官可別瞧不起我,我知道現在放的是杜鵑圓舞曲呢﹗好一個杜鵑圓舞曲,從那一天起,我就是她的粉絲了。

因為該店開得晚,鎖定的顧客是晚歸的客人,雖然外觀看起來跟一般的路邊攤沒有兩樣,但是老闆娘總是熱情的招呼顧客,閒話家常,也因此,即使在冷風颼颼的冬夜,遠遠看見蕭家乾麵昏黃的燈光,也就讓人打從心理暖了起來,即使是喧囂過後的深夜裡,公館也不再讓人有一種孤寂與冷清的感受了。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和同學在熬夜趕圖的午夜,總會心照不宣地擠在店內圖個溫飽,好打起精神來繼續與設計圖奮戰。我就是在這家店裡,度過了兩年苦難般的設計生涯,也品嚐到了『愛心』對於乾麵是何等重要的道理。

後來,我到台南這座以小吃聞名的古城求學,雖然乾麵的花樣更多,有魚麵、意麵、擔仔麵等,但是我始終心繫於這家位於公館巷弄內的蕭家乾麵。自從不在台北生活之後,我真的再也沒去吃蕭家乾麵了。今年過年回台灣,我特地跑回公館,想再品嚐一下它的味道,可惜公館這幾年的變化太快,已經遍尋不到它的蹤跡,只看見一家店面打著蕭家乾麵的招牌,但是下麵條的人卻不是我熟悉的身影,我略帶一些遲疑,放棄入內消費,或許我心中最美好的蕭家乾麵已經永遠不在了。



想煮一碗好吃的乾麵,肉燥是最重要的關鍵,只可惜人在英國,找不到豬油與紅蔥頭,只好用最簡單的方式來料理了。醬油、絞肉、香菇與洋蔥,只要有這幾樣最基本的食材,做乾麵並不如想像中難。我通常會買一大盒絞肉,在將它分成數包,置入冷凍櫃裡,等需要吃的時候再拿出來解凍,畢竟只有一個人煮飯,每天都用新鮮的食材來料理是不可能的。

今天的食材多了一樣特別的東西,那就是菜頭絲,我媽特地從台灣送來英國,我並不太清楚這項材料該怎樣運用,不過我想它應該跟肉燥很對味才對。



香菇泡水、菜頭絲也泡水、從冷凍櫃拿出來的絞肉也泡水,洋蔥只用半顆,切成條狀即可。



把香菇泡完後,切成丁,泡香菇的水要留著,等一下會派上用場。



先起油鍋,將洋蔥炒軟,再放入絞肉。英國的絞肉腥味很重,所以為了去腥,要馬上灑上黑胡椒末以及些許的醬油。等到絞肉炒香之後,再將香菇丁、菜頭絲、醬油倒入其中攪拌,並隨時補充泡香菇的水,不要炒得太焦,也不要炒得太濕。最後轉小火慢燉,至少要燉十五分鐘以上。



因為五木麵條只需要五分鐘就熟了,所以等到肉燥的部份煮完了再處裡即可。



將煮好的麵條淋上香噴噴的肉燥與肉汁,灑些蔥花,一碗好吃的乾麵就完成了。今天的湯是日本進口的即食味增湯。我發現加菜頭絲是正確的決定,因為菜頭絲清爽的口感,讓肉燥不會太油膩,吃起來更加爽口。

貧窮男的精打細算:香菇,從台灣空運,無價;菜頭絲,從台灣空運,無價;五木麵條,從台灣空運,無價;即食味增湯,從台灣空運,無價。貧窮男在此品嘗到父母從台灣空運而來的愛心,已經感動流涕,無暇思考絞肉、洋蔥與醬油要花多少錢了。

(是洋蔥,我加了洋蔥)

乾麵啊乾麵!果真是最需要『愛心』來烹飪的料理呀。



4 comments:

Ivy said...

April 13, 2006

我可以來個"料理不是這樣做"跟"照片不是這樣拍"嗎

弱慢 said...

April 14, 2006

嘻,獻醜獻醜,還請指正。歡迎你來。

阿玲 said...

April 17, 2006

我只想說,下次要做的時候要叫一下。我去擺碗盤放貝多芬慶祝還有等吃。

弱慢 said...

April 23, 2006

呵呵,隨時都歡迎你來我家吃吃喝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