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 October 2007

請稱「西藏」為「圖博」


(圖片來源︰AFP)

「中國人」自古以來即對邊疆「異族」的征討、掠奪從未停歇,中國的高級文化(High Culture)也生產一套污名化的論述,視「羌」、「朝鮮」、「匈奴」…等民族(Ethnic Groups)為蠻荒的「夷狄之人」。司馬遷在《史記》裡就記載匈奴人︰「習戰攻以侵伐,其天性也」、「苟利所在不知禮義」、「父死,妻其後母,兄弟死,皆娶其妻妻之」。班固在《漢書》裡的話更是經典︰「夷狄之人,貪而好利,披髮左衽,人面獸心」。

中國的這套高級文化所生產出來的「異族」想像,是對異文化的恐懼投射在「他者」身上,不但從未認真地理解「他者」真實的面貌,尊重「他族」的文化,而且也妄自以「漢人」為中心,「華夏文明」為標準,評斷異族為沒有文化的野蠻人。

如果真有所謂「中國人霸權」(the Chinese Hegemony),上述高級文化的生產物就是最好的例子。

有時候我真的不明白那些急於替中共官方說法辯護的說客,那來的臉皮否定「中國人霸權」的存在?不發言還好,一發言就洩底,其言論內容不但時常自相矛盾,還遮掩不了文字中隨處可見的「霸權」心態。看看下面這篇謝劍教授所寫的文章︰

----------

《學中國人,達賴智解死結》

聯合報╱謝劍/佛光大學名譽教授(宜縣礁溪)

報載達賴喇嘛在美國接受記者訪問時,坦言「我是中國人」,他要求的是「真正的自治」,「不主張西藏獨立」,因為如果西藏獨立必定又弱又窮,只有留在中國之內才能繁榮。他並且一再申言,早年他訪問台灣時,即告部分民進黨人,「建議台灣與大陸發展緊密獨特關係,比較實際」。這些話豈只是石破天驚,確實是一語中的,說出了問題的真相。

外人在談論西藏問題時,總喜歡把西藏自中國這一概念抽離,然後簡化為藏、漢兩族的對立,這實在是極為荒謬的事。這使筆者想到九月八日行政院蒙藏委員會召開的「西藏人權國際研討會」,大會開始,首先由陳水扁總統致詞,謂蒙藏委員會「必須重新定位,轉型為推動族群關係的機關」。果然是秉承上意,大會第一場會議的主持人就說,要從關注西藏人權,響應西藏獨立,轉而促成台灣獨立。因此這一場的主題就是「中國文化霸權下的西藏人權」。

筆者認為西藏人權問題主要出自中共早期的民族政策,特別是階級鬥爭論和無神論,理應加以關注,但與「中國文化」或「中國人」何干?又哪來的所謂「中國文化霸權」?因為千百年來,藏族就活躍於神州大地,中國豈只是漢人的中國,無論從事實上和法理上說,藏族也是中國人和中國文化的一部分。沒有藏族,哪來完全的中國史?在討論人權問題時,絕對不可以把共、藏之間的衝突,轉化為漢、藏之間的衝突。至於說要把達賴都放棄了的「西藏獨立」,以之促成「台灣獨立」,那更是荒腔走板,離題太遠了。

研討會也請來了哈佛大學教授譚若思(R. Terrill)作主題演講,論題是「西藏的人權與中國人霸權的負擔(burden of the Chinese Hegemony)」,筆者亦當場指出,「中國人霸權」這一用詞之不當,中國人民何霸權之有?倒是譚氏出生的澳洲和他現在工作的美國,在政策上最為可議。前者對澳洲原住民幾已作到族誅(genocide),幾年前還發生有原住民不明不白病死獄中,至於長期的白澳政策直到近年來才稍為收歛。至於美國,五、六十年代在西藏境內搞所謂「花園計畫」,不宣而戰,殺人放火,死人無數,這又作何解釋?現今在中東的表現,及其在國內如何對待弱勢族群,大家有目共睹,不必多說。

而無獨有偶,九月聯合國大會《原住民權利宣言》,反對的竟然主要是美國、澳洲、紐西蘭和加拿大。理由荒謬得出奇,例如美國代表說「實施時難以達成國際共同標準」(美國不是倡普世價值?)、澳洲認為「自決權」將「損害一個民主國家的領土和政治完整性」(把原住民遷到塔斯馬尼亞島獨立?),紐西蘭則反對原住民的「要求補償權」(好的土地早在白人手中)。加拿大說得更露骨,因為「宣言和加拿大的議會體制矛盾」(議會不是解決問題的最好體制?)。總之,宣言的表決過程就是對邪惡種族主義的照妖鏡。

走筆至此,傳來民進黨總統候選人謝長廷先生的談話,大意是說他祖先雖來自福建詔安,但這和他追求獨立建國的想法並不矛盾,就像美國脫離英國獨立一樣。但筆者認為東西傳統畢竟不同,時空各異。今天的台海難局並非統、獨所能解決得了,我們所反對的是中共的專政,而不是共同的文化傳統。何如在一個中國寬鬆的框架之下尋求折衷,為台人追求最大幸福。勇敢地往前走一步,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打開死結,一如達賴所言,「和大陸發展緊密獨特關係」。但願謝先生三復斯言。

【2007/10/22 聯合報】

----------

謝劍教授認為哈佛學者譚若思使用「中國人霸權」一詞極為不當,並質問「中國人民何霸權之有?」殊不知謝教授的文章從架構、論點、問題意識、再到詞彙的使用上,處處充滿「中國人霸權」,不但無助於化解圖博人與漢人百年來的紛爭,也有替「中國人霸權」合理化之虞。

最鮮明的例子就是謝教授稱圖博(Tibet)為「西藏」,並不尊重部分圖博人寄望能夠去除漢民族中心思想下的舊稱「西藏」,改稱自己的土地為「圖博」。謝教授在政治議題上繼續延用「西藏」一詞,有漠視圖博人主體性之慮,這不正是另一種「中國人霸權」的再次展現?

其次,謝劍教授在文章一開頭即引述聯合報的說法,指稱達賴喇嘛在記者會上坦言「我是中國人」。「我是中國人」斗大的五個字很有震撼力,但這卻是聯合報的「標題殺人法」。的確,聯合報在十月十九日有一篇名為《首度表態,達賴︰我是中國人》的報導,但最為關鍵性的一段話卻是︰『記者問達賴,他是否認為自己是中國人。達賴回答:「是的。我們並不尋求獨立,因此理應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民。不過,實際上我是個難民」』。

比對中國時報的報導,與聯合報稍有不同︰『有中共媒體當面問達賴,「你是不是中國人?」達賴回答說,他當然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不過卻也是「有家歸不得的難民」。』

很明顯地,達賴喇嘛並未直接說出「我是中國人」這五個字,而是將「中國人」這個字眼理解成現代國家概念中的一個單位,也就是在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的「公民」,這與一般人對「中國人」一詞的認知並不相同,它並非指文化上、歷史上、或族群認同上的「中國人」。

迫於政治現實,達賴喇嘛不再主張圖博獨立,只要求「真正的自治」。他承認圖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統治下的地區,身為圖博人的他,理應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身分。只可惜這個國家卻拒絕他回國,所以他自稱「難民」可能更符合當下的處境。

達賴喇嘛刻意去除「中國人」一詞的國族意涵,想替「中國人」與「圖博人」之間的認同矛盾尋求解套,也巧妙地區分國家公民意函上的「中國人」與民族認同意識上的「中國人」,只認同自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

達賴喇嘛援引中共的憲法指出漢人與圖博人應是「兄弟民族」,「漢族兄弟姐妹與藏族之間一定要找出解決之道」,以謀求「漢藏大團結」。達賴喇嘛也坦承「早晚我們還是要與中央政府對話」。

達賴喇嘛把「中國人」與「圖博人」並列為對等的民族,而非以「中國人」一詞來壟括「圖博人」。此外,達賴喇嘛堅守圖博流亡政府的合法性與主體性,冀望在憲法的層次上與中共展開對話。

很明顯地,達賴喇嘛以「公民」身分自居,依法談法,以制度論制度,企圖降低「中國人」一詞的國族色彩,這或許是他自一九七四年起放棄獨立以來,苦思「中間道路」之後,不得不做的妥協與讓步。

可惜的是,聯合報卻在報導中一再搞混「中國人」一詞的多義性,枉費達賴喇嘛的苦心,錯把國家公民意義上的「中國人」,當成族群意識上的「中國人」,下了「我是中國人」這樣聳動的標題,不但曲解原意,也把報社自身的立場強加在達賴喇嘛身上。

如此不可思義的曲解,也出現在謝教授的文章上。謝教授直接認定達賴喇嘛口中的「中國人」,就是民族意識上的「中國人」。謝教授讚揚達賴喇嘛承認自己是「中國人」就是「勇敢地往前走一步」,「打開死結」,在「一個中國寬鬆的框架之下尋求折衷」。然而事實上,達賴喇嘛的主張與謝教授的解讀完全不同。謝教授搞混了「中國人」一詞的兩種意函,強行偷渡自己心中的解釋,抽換到達賴喇嘛身上,不但張冠李戴,洩露出自己的「大中國」心態,更是把「中國人霸權」再度施加在「他者」身上。

這種「大中國」心態,在他討論漢人與圖博人之間的歷史糾紛時再度展現出來。謝教授認為外國人在談圖博問題時,總是把「圖博」從「中國」抽離出來,視「圖博」與「中國」為兩相獨立的個體,卻忽略千百年來的發展,「圖博」與「中國」早已成為密不可分的整體。謝教授辯稱「中國」不只是漢人的「中國」,也是圖博人的「中國」。圖博人是「中國人」和「中國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沒有圖博人,哪來完整的「中國」?

在謝教授的論述裡,彷彿「漢藏大團結」一詞早已存在,圖博人與漢人自古以來就不可分割,從未發生「中國人霸權」(Chinese Hegemony)欺壓圖博人的情事。然而事實上,只要稍稍回顧中國與圖博的歷史,就會發現謝教授的說法完全無法成立。

在唐朝,「吐番王朝」與唐朝之間的關係時而緊張,時而友好 (註一)。最終在歷經兩百餘年的紛紛擾擾後,於長慶年間(821)正式建立「唐蕃甥舅和盟」關係,劃定疆界,豎立「唐番會盟碑」(823)。套句今天的說法,就是唐朝與吐番王朝互不隸屬,彼此競爭、合作。「甥舅和盟」一詞則讓人聯想到達賴喇嘛所謂「兄弟民族」的說法。

北宋期間,圖博部分地區曾納入宋朝的版圖之中 (註二)。到了元朝,圖博的宗教領袖與元朝皇帝之間則維持著「檀越關係」,即師傅與施主的對等關係 (註三),例如元世祖忽必烈就曾任命薩迦派首領八思巴為「國師」(1260)、「總制院」(掌管佛教事物)院使(1264) 、「大元帝師」 (1280)…等封號,藉此統治圖博,讓薩迦政權成為蒙古帝國在圖博地區的代理人。在「宣政院」成立之後,元朝皇帝握有實權直接掌控圖博地區的軍政,欽點由圖博人民所提交的院使人選,同時派遣朝廷命官進駐圖博,然而另一方面,元朝皇帝也受圖博國師的戒教,向國師頂禮膜拜。

明朝政府的作法基本上沿襲自元朝,同樣派遣大臣進駐圖博,並且冊封圖博各教派領袖為「王」、「法王」、「國師」…等名號。與元朝不同的地方在於明朝不再獨尊薩迦教派,而是對圖博各方有實力的首領均予以冊封,其王位的繼承均需上報朝廷,獲得皇帝批准之後,新王才能即位 (註四)。

清朝開國之後,五世達賴喇嘛親赴北京接受順治皇帝的冊封(1653),以取得金冊與金印,象徵其在圖博地區政治與宗教上的合法地位 (註五),自此,歷代轉世之達賴喇嘛均需獲得清朝政府的認可與冊封,才能就位。1721清廷設置四名共同主政的噶倫,1727年更派遣駐藏大臣,對圖博地區的控制更加緊密。

清朝這種自命為世界「中心」、「冊封」「欽點」圖博宗教領袖、插手干涉圖博內政的「霸權」心態,傳到中共的手中更是變本加厲。中共援引元、明、清三朝干涉圖博的歷史
為依據,辯稱「七百多年來,中國中央政府一直對西藏地方行使著主權,西藏地方從未成為一個獨立的國家」。1951年中共以解放軍兵臨城下的軍事威脅,迫使圖博人簽署「十七條協議」,卻又違背「協議」,妄自以社會主義的教條,企圖改寫圖博人的宗教文化與社會結構,結果引發1959年圖博人起義反抗中共政權,立刻換來中共的血腥鎮壓。據估計當時共有八萬餘人死亡,數千民政治犯,無數的寺廟遭到搗毀,迫使達賴喇嘛與十萬餘民追隨者流亡海外,淪為「難民」 (註六)。此事件乃是中共人權紀錄中永遠的汙點,也是「中國人霸權」最具體的展現。

更可笑的還在後頭。1989年十世班禪喇嘛確吉堅贊圓寂後,札什倫布寺住持恰札仁波切到處尋訪轉世靈童。1995年經過達賴喇嘛確認之後,達賴喇嘛宣佈更登確吉尼瑪為十一世班禪喇嘛。然而北京政府立刻以「叛國罪」逮捕恰札仁波切,軟禁年僅六歲的更登確吉尼瑪及其家人,並搬演中國古代朝廷「欽點」「冊封」的戲碼,宣稱確吉傑布才是「中國政府合法批准」的十一世班禪喇嘛,中共國務院也隨即頒授金冊與金印給新任班禪。

回顧上述的歷史,「中國人霸權」至今依然插手干涉圖博人的事物,其手段代代相傳、從未停歇。當謝教授說︰「在討論人權問題時,絕對不可以把共、藏之間的衝突,轉化為漢、藏之間的衝突」之際,謝教授似乎刻意遺忘了今日中共指染圖博的作為,不過就是過去漢、藏衝突的歷史再現。中共不但變本加厲,屠殺無數人民,更濫用此等歷史性,替自己的血腥作為與「霸權」心態找到合理化的藉口。

此外,謝教授還刻意簡化「西藏人權問題」為「中共早期民族政策」的問題,將一切過錯推給「階級鬥爭論和無神論」,企圖替「中國文化」或「中國人」脫罪,否認「中國人霸權」的存在,也否認長久以來圖博人被「中國」視為異族他者的歷史事實。

如果真有謝教授所謂「邪惡種族主義的照妖鏡」,那麼「中國人霸權」一詞將會是那面「鏡子」,請楚地勾勒出圖博人受苦蒙難的坎坷歷程,讓口口聲聲「和平解放西藏」、「兄弟民族」的中共現出歷史的原形,也讓謝教授所謂「一個中國寬鬆框架下」的「大中國」理想蒙上不可抹去的陰霾。


----------

注釋︰

(註一)︰其中最重要的事件莫過於貞觀十四年(640)吐番王朝與唐朝進行通婚,文成公主遠嫁松贊 干布。不過即便如此,兩朝之間還是時常發生征戰,例如吐番曾在唐高宗鹹享元年(670)奪走西域四鎮,大敗薛仁貴。安史之亂後,吐番還曾在廣德元年(763)兵下長安城,把唐代宗李豫趕出城外,另立李承宏為皇帝十餘天。

(註二)︰例如斯羅(及其繼承人)與潘羅支等地方首領曾向北宋稱臣,由皇帝封官授職,隸屬於宋朝之下,還曾替宋朝攻打西夏。

(註三)︰事實上這種「檀越關係」早在元朝建立之前就已存在。窩闊台繼任大蒙古國之大汗(1229),其子窩端於涼州與圖博薩迦派高僧薩班會晤(1247),與圖博正式建立關係。窩端興建寺廟,禮遇僧眾,並任命薩迦派領袖薩班為圖博地區的達魯花赤(最高地方行政長官),藉以治理圖博。此外,「檀越關係」也是圖博獨立運動人士討論圖博與中國關係的重要依據,他們宣稱圖博與中國就像是師傅與施主一般的對等,圖博並非臣服於中國。

(註四):據徐明旭的研究,明朝會對不承認其冊封權威的首領進行懲罰,例如闡化王阿格旺布死後,喇嘛們並未上報皇帝,以獲得冊封,就將其位交於其子,朝廷即令四川巡撫將其主事者逮捕至京,要斬首,後諒其無知,改判至陜西充軍。不過需要注意的是曹長青曾為文指出徐旭明的文章有替中共對圖博策政辯護之虞。

(註五)︰達賴、班禪喇嘛的轉世體系屬於藏傳佛教的格魯派,由大師宗喀巴(1357-1419)所創。萬曆年間明朝政府就曾接受三世達賴喇嘛的上書,承認其在圖博地區政治宗教上的地位。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與蒙古軍合作,推翻以噶舉派為首的藏巴政權,取得格魯派在圖博地區的優勢地位,又稱噶登頗章政權。

(註六):可參考下列網站1234

(如果上述的西藏史料有出錯,還請指正。)

----------

延伸閱讀︰

茄苳樹窠︰《達賴說︰我是中國人?》

島嶼共和國︰《[研討會筆記]香港與西藏的中國民族主義》

維基百科︰《西藏歷史》《西藏歷史年表》

西藏之頁︰文章集結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民族事務委員會︰《西藏的主權歸屬與人權狀況》

新華網︰《漢文西藏一詞的來歷》


33 comments:

弱慢 said...

當我看見謝劍的文章之時,有股很大的怒氣,結果寫反駁文章寫了整整四天,氣也消光光了,文章的主要論點也有點渙散,唉。

一股作氣是很重要的。

Barking said...

那,達賴喇嘛說的是漢圖大團結,還是漢藏大團結?XD~

以前一直以為吐蕃是中原政權對該王國帶有戲謔的稱呼,看來跟西藏比較,還比較接近Tibet的音譯...甚至Tibet本身也是英文對圖博語的音譯。

台灣人幾人識得圖博?
就像漢朝幾人認識游牧民族?
司馬遷和班固,這兩位在傳統禮教下培養,可能終生不曾踏出漢國界內的『當代學者』識得嗎??

弱慢 said...

因為達賴喇嘛親口說"漢藏大團結",應該是說給"中國人"聽的,所以我就不變更改了。至於吐番的舊稱,我的想法跟你一樣,只是找不到相關文獻,還需再考證。順便一提,漢朝把圖博稱做羌。

Zulu said...

一,「圖博」這個名稱是從何時何地以何種形式取得它在中文語境代表西藏的合法性?這個詞在藏人中形成共識了嗎?就連達賴的西藏網中都充滿了西藏卻很難找到圖博。高舉沒有合法性、代表性的「圖博」不過是標新立異,並沒有什麼政治正確的光環,更別提要據此批判從俗使用「西藏」的其他人。
二,格主大作中歷數了西藏和中原政權的關係,藏族在文化和政治上固然不能說和以漢族為主的中原文化同出一源,但也非始終與中原文化互不相涉。誰居強勢也不一定。更重要的是,漢藏關係並非如殖民地一般單方面受帝國壓迫和剝削。將殖民帝國的霸權概念未加釐清就直接套用在漢藏關係上未必能說明問題的核心。
三,漢代關於匈奴的記載,要回到漢代的歷史脈絡裡看。當時是漢族文化正受匈奴軍事威脅,雙方處於長期征戰狀態。而且匈奴的收繼婚制也不是司馬遷虛構出來誹謗異族,而是標示雙方生活方式不同必要的記載。格主用這些脫離脈絡的片段來證明「中國人」自古就不懂尊重他族文化云云,這種將「中國人」線性化、單義化的修辭真是令人疑惑。即使擱置政治正確的問題,這樣的言論,真的有助於我們更加理解台灣正在面對的「中國」、「中國人」嗎?
四,格主的大作中對西藏自清末以降的歷史完全沒有提到英、美、印等外國勢力的介入。這種刻意地忽略偽造了藏獨「主體自決」的道德高地。更重要的是,無視於周邊各政治勢力的折衝消長根本不可能真正理性地思考解決政治爭議的種種可能性。
五,達賴在對抗多年後試圖回到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框架去擴張他的影響力。用過去黨國教育的思維來看,這也許會打擊台獨的民心士氣。但如果格主的意識中早就摒除各種國族建構的想像,藏獨、台獨這兩個歷史脈絡、現實條件完全不同的政治運動,各自策略本應獨立思考,達賴對中國的低姿態甚至對兩岸關係的開示,台獨人士聽聽就算了,沒什麼好焦慮的不是嗎?

弱慢 said...

zulu,要「中國人」稱「西藏」為「圖博」是有其困難度的。謝劍提到九月八日行政院蒙藏委員會召開的「西藏人權國際研討會」,很不巧,我有一位在印度做圖博流亡政府田調的朋友也有參加,她說與會的圖博人發表演說或論文,都用「圖博」取代「西藏」,然而「中國人」與台灣人則繼續使用「西藏」,讓他很錯愕,這大概是因為積習難改吧。

這種積習難改的現象時常發生在「中國人」對待其它族群身上,例如大多數的「中國人」與台灣人還是稱「伊斯蘭教」為「回教」,稱「慕斯林」為「回教徒」。然而「回教」一詞很明顯就是「中國人」加諸在「伊斯蘭」身上的貶義詞。在台灣的慕斯林早就呼籲很久,希望台灣人不要再使用「回教」來稱呼他們了,只是成效不彰,台灣人還是「回教」來「回教」去的,非常不適當。基於尊重其他共同存在於地球上的族群,不適當的用語還是要趕快改過來。

「西藏」一詞對我來說也是一樣,既然圖博人自稱「圖博」,他人就應改口,以示尊重。我想「圖博」一詞的合法性與代表性都很足夠,還請不要過於低估。

的確如你所說,漢藏關係是很複雜的,並非殖民地或帝國壓迫、剝削理論就能解釋一切,我或許沒有能力把所有問題通通搞清楚,不過漢藏關係有其歷史性,回顧這個歷史性的確有助釐清很多事情,雖然「帝國霸權」一詞還需要再斟酌,不過我認為它有一定層度解釋的有效性,我大概也不會斷言中國「帝國霸權」不曾發生在中國對待其他異族人的身上吧。

說到漢人與匈奴人之戰,真的有如中國史料記載那樣嗎? 這還是前一陣子歷史界很熱門的討論話題哩,有人說匈奴人哪會有事沒事隨便「攻擊」漢人,是因為漢人開墾擴張蔓延到匈奴人的土地上,才會有征戰呀。就漢人的觀點來說是匈奴人「攻擊」漢人,就匈奴人的觀點來說則是捍衛自己的家園。你認為是誰對誰錯?

匈奴的收繼婚制或許不是司馬遷虛構的,但是司馬遷卻採用漢人文化的觀點,斷言這種制度是「不知禮義」。殊不知各個文化都有屬於他們自己的「禮義」體系,匈奴人的「禮義」體系只不過是與漢人不同而已,不同,就沒有必要妄自以漢人中心論的觀點污衊他族「不知禮義」。對我來說,這種妄自以漢人文化來下斷語的心態,就是一種「霸權」,在今日都應該好好撿討。

承如你的批評,我有將「中國人」線性化、單義化的危險,所以我加了擴號,表示那是某種定義下的用法,不是通稱,只是文章不夠長,我無法好好觸及這個議題,不過回顧全文,還是可以稍稍看出我認定的「中國人」是哪種人。只是我暫時不會針對這個字眼多寫文章就是了。

你又說對了,我沒有觸及英、美、印等外國勢力對圖博的介入。部分原因是部落格文章真的不適宜太長 (淚),而且我想集中討論中國與圖博的關係。美國那一段歷史我認為是屬於防堵世界赤化的前提下所發生的事件,我手中的資料太少,原諒我無法寫進本文裡 (汗)。

當然你可以說我『偽造了藏獨「主體自決」的道德高地』,不過我也認為中共偽造了自己有權代替圖博決定其主體性的道德高地。如果真要回到「主體自決」這個議題上來,我認為還是要將發言權交還給圖博人才是正確的作法。

最後,我完全同意你的看法,藏獨、台獨這兩個歷史脈絡、現實條件完全不同的政治運動,其實踐的策略的確會有所不同,達賴喇嘛顯然試圖走出新的一條道路,對台獨人士來說,參考參考即可,其實不必過於焦慮。

ted said...

James這篇筆記
也是對圖共關係的
一個不錯的參考座標

http://irepublic.blogspot.com/2006/09/chinese-nationalism-and-its_23.html

ted said...

sorry,連結沒貼好

http://irepublic.blogspot.com/2006/09/chinese-nationalism-and-its_23.html

Zulu said...

謝謝格主回答。如果我沒理解錯的話,格主用來論證「圖博」此一名稱之代表性的事實論據是格主朋友轉述在我國行政院蒙委員會召開的「西藏國際人權研討會」上一群自稱「圖博人」的發言。同時間,我卻看到西藏流亡政府的中文網頁上稱自己為西藏,「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用曆紀元。兩者都完全沒有提到「圖博」(後者卻可以用「圖博」這個關鍵字搜到,Google炸彈?)。舉出這些事實並非企圖用達賴的權威來證明西藏這個名稱的代表性,而是指出這個問題不在於「中國人」接不接受圖博,也不在於圖博的代表性是不是被低估,問題是要釐清圖博這個名稱的系譜和權力位置:它是不是僅僅代表了一部份藏人的意識型態或政治傾向?甚至只是某種關鍵字搜尋的行銷策略或過濾效果?格主在描述某種「錯愕」、「積習難改」甚至代達賴解釋為什麼是漢藏大團結而非漢圖大團結之前,是不是還欠了一些實證?

西藏這個名稱是從清代流傳下來的,此前有吐蕃、西蕃、土伯特、唐古特、圖白忒、烏思藏、衛藏....等等,這些名稱中除了蕃字有些不妥,其他的很難說有明顯的惡意,特別是藏字在佛教中意義非常的正面。元明清三代的皇室成員中不乏藏傳佛教的信徒,如果說西藏這個名稱有貶意,是要從何說起呢?

用命名來顯示權力,屬於聖經創世紀裡的存有-神學(onto-theologic)傳統。從這個傳統下來,才會有和印度無關的印弟安人。但中原政權和周邊部落的交往和形成階序是用頭銜(汗、法王)而非命名。在命名這件事情上,只需看看歷史上曾經出現的土伯特、唐古特、圖白忒這些明顯和Tǔbō發音有關的名稱,就知道古代中國人實事求是得多。

我完全認同伊斯蘭教、穆斯林這些詞比回教、回教徒更合適。但格主說「回教」為貶義詞這恐怕太過了,回教的回字來自元代的回回國。當時中央政府還設有「回回國子學」,回回和維吾爾完全可能只是古今譯音的差異,要從什麼脈絡上說這個回字有負面意涵?西藏vs.圖博、回教vs.伊斯蘭,一個正確另一個就錯誤,這會不會太二分法了?這種森嚴的政治正確,不禁令人想到某篇〈新華社規定的禁用詞〉:http://chenxuetao.blshe.com/post/657/9526/

ted said...

"用命名來顯示權力,屬於聖經創世紀裡的存有-神學(onto-theologic)傳統。從這個傳統下來,才會有和印度無關的印弟安人。但中原政權和周邊部落的交往和形成階序是用頭銜(汗、法王)而非命名。"

Zulu提到存在神學的傳統跟中國以階序頭銜互稱的傳統這個差異,關於這些事情可不可以多說點,多提供一些資料與證據,幫助我們長長知識,謝謝。

這裡爭論的問題很重要也很精彩,但是我覺得底層也存在著一種唯名論式的危機。令人感到焦慮。

弱慢 said...

Ted,經過你的提醒,我才想起James的這篇文章。我已經加入連結了。

Zulu,非常謝謝你的回應,讓我受益良多。不過我對你的回應還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

先來談「回教」的問題。我並不否認「回回國」、「回回國子學」、「維吾爾譯音」…等歷史事實,不過,我也不會因此就說「回教」這個字眼是中性的,為什麼呢?因為「回教」這個字眼所牽扯到的歷史糾葛,不會只有你所提及的史實而已,還有幾百年來,「中國人」以漢人為中心的高級文化他者論述、或俗民對慕斯林異文化的不理解,生產出一套無法洗去的刻板印象,通通加在「回教」這個字眼上,使「回教」不再只是「回教」而已,還包括一連串「中國人」附加在其上的負面意涵。

這就是為何在台慕斯林一聽到「回教」就覺得自己被污名化的原因,因為「回教」一詞已經無法回到中性的用法,也無法跟那些負面意涵有所切割。這種「東方主義」式的霸權論述zulu應該不陌生吧。

再來談「西藏」,我之前回應barking時有說過,達賴喇嘛也使用「西藏」一詞,是說給「中國人」聽的,「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也是設定給「中國人」看的,因為「讀者」不同,所以使用的語言也就跟著不一樣。

對我來說,圖博人有自稱「西藏人」的自由,他們也可自稱吐蕃、西蕃、土伯特、唐古特、圖白忒、烏思藏、衛藏...,我沒有意見,但是一但觸及到敏感的政治議題時(尤其是在「中國人」高舉國族大旗的時候),「中國人」就沒有這種自由,這是對圖博人的尊重,也是一種歷史性的反思。

我的理由跟不該使用「回教」一詞是相同的。在政治語言的使用上,「西藏」一詞已經完全被中共給獨佔了,中共藉由歷史上的「中國文化霸權」緊緊地抓住「西藏」,特指「西藏」為「自古以來就完全屬於中國」、臣服於中國的、以拉薩為中心的政治單元…等事項。我想這套中共官方論述不需我再贅言。

歷史旣被中共所挪用,「西藏」也就不再只是「西藏」而已。

所以你問我︰「圖博這個名稱的系譜和權力位置:它是不是僅僅代表了一部份藏人的意識型態或政治傾向?甚至只是某種關鍵字搜尋的行銷策略或過濾效果?」是的,我承認在某種程度上正如你所說,「圖博」一詞的誕生,脫離不了某種特殊的政治傾向(藏獨),不過,這也是一種企圖甩脫中共霸佔「西藏」一詞詮釋權的一種逃逸、一種抵制、一種新的可能性。

就政治議題上來說,我對(高舉國族大旗的)「中國人」是很嚴苛的,希望你能明白。

至於很多詞彙(如「錯愕」、「積習難改」…)或許應該再多加斟酌,謝謝你的提醒,如有冒犯,盼請見諒。

弱慢 said...

我已經參照zulu的意見,將原文中討論「圖博」與「西藏」的部分做些修改。希望新的文句比較能夠表達我的想法。

Zulu said...

回ted,
在「西藏之頁」的西藏簡史裡有如下的敘述:「有明一代,有許多明朝皇帝信仰佛教並厚待西藏來的僧人,西藏僧人為傳布佛教或為了明朝皇帝的豐厚回賜而成千上百地前去“進貢〞,而明朝皇帝對凡是要求給官號的,不管其為誰,幾乎有求必應。因此在《明史錄》等中記載了許多西藏的法王、國師等。這些西藏僧侶每次前來貢馬、佛像等,皇帝則給他們超出貢品價格幾倍以上的豐厚回賜。這種關系,史稱其為“貢賜貿易〞。明朝皇帝不僅對前來的西藏人要求給官號者有求必應,而且還主動派人送官號給藏人,如“章樣加沙灌頂國師 〞等,就是未經請求而由明皇主動將印信等千裡迢迢派人送去的。當時,不僅河州一帶的西藏人,一些中國人也學藏語後,偽造印信前來進貢請封領賞,甚至承襲藏僧的封號等。當時一明朝大臣估計有三分之二的進貢者是假的。在《明史錄》中,除偶爾特有一些在藏中邊界招撫藏人部落的記載而外,其余有關西藏的事就全是這真假難分的法王、國師以及藏人進貢領賞的記載。」這如果不是藏人自己登在官網上,大概會被說成污名化藏人吧。這裡引的只是一小段,整篇看下來,明廷的行徑遠遠超過了「籠絡人心」所能解釋的範圍....

中文聖經啟導本在創世紀2:19下有一個註,「為物起名表示擁有主權(王下23:34)。神要亞當為動物起名,說明授人管理之權。比較1:5-10,神給光、暗、空氣、水等起名,因衪是萬物的主宰。」

adcash said...

悄悄話
親愛的「沒有人要去英國」,您好:
★誠懇的邀請您,將您部落格的「人氣變現金」★
這則訊息僅悄悄的給部落格排名超人氣的您.

我們是ADcash台灣線上問卷廣告網,加入會員完全免費,推薦會員有錢賺,
加入後只需將您專屬的"會員推薦網址"張貼於您部落格內即可持續獲利,
由您部落格加入的每位會員您均可獲得推薦獎勵金,
並且不限推薦人數,推的越多賺的越多,您的獲利將隨您的部落格人氣無限延伸.
活動辦法:http://www.adcash.com.tw/lookad/tech/

From:台灣線上問卷廣告網-客服專線04-25365749,誠懇的邀請您.
(因無法在留言板留言給您,因此將此悄悄話張貼於此,請見諒)

ouf said...

Zulu說明朝與Tibet的互動超過「籠絡人心」的解釋,本來就不是這樣啊,這段文字要強調的重點在於,明要跟Tibet做生意,但還要特別強調明的地位優於西藏、創造出一副四方來朝的景象(簡而言之,自爽也),於是就用朝貢的名義來進行物品交換、附帶給這些化外之民一些稱號。Zulu要用這段文字說明什麼呢?後面引了一段基督教經典的話,不明不白的,是要說給名字的人是主宰嗎?亂馬裡面有一個溜滑冰的小女孩,整天也是在給人家取名字,有一天把變成小豬的良牙抓去,也給他取個名字放在一群布偶裡面。這種行徑正巧說明了取名者的霸道吧、而毫無顧備取名字的人的自主權力吧。

Hama said...

小弟提一個的例子 不知是否和弱慢的思考觀點是否類似

非裔美國人的名稱是從最早的 Negro → 19世紀的 Colored → 1960年代的 Black → 1980年代的 African-American

Negro和Colored都是被加諸在這個族群的稱謂,Black和African-American則是該族群自身認同的名稱。

對於非裔美國人這個族群的稱謂轉變,也是歷經種種運動,像「Black is beautiful」;其中也出現過比較少人用的稱謂,之後慢慢形成目前較普遍的African-American。

如果用這個例子來看的話,西藏稱為圖博也許就像漢城稱為首爾一樣,只要大家都不排斥使用,就會慢慢形成共識吧?

Zulu said...

先回ouf網友,
之前被您指正的那些文字我是回給ted看的!我說寫給他看並不意味著你不能看或是沒資格評論,而是說你要評論也請先看完上下文....。

關於明藏關係,很妙的是,達賴他們把藏人過去接受明朝冊封的事實解釋成「貢賜貿易」,意思是說這些主動、被動接受冊封的人只是貪圖經濟利益,並沒有出賣主權(台灣獨派不會接受這種辯解,會直斥為「賣藏」吧)。弱慢為了論證明朝也算中國霸權,文中就略過了這一段有點中原政權當冤大頭的歷史而引了有漢族中心主義嫌疑的徐明旭說明朝曾經懲罰私相授受的藏僧。歷史....反正大家都只揀對自己有用的部份講。

---分隔線---

Barking網友在黑米上呼籲提供「圖博」的來歷。我說說我看到什麼好了。在「台灣人圖博之友會」的首頁上有這麼一段:「台灣圖博之友(Taiwan Friends of Tibet)是由關切西藏人權問題的台灣居民組成的一個非政府組織。我們致力於反對西藏內的人權侵犯行為,並且以言論及行動支持圖博人民依據國際法所享有之政治、經濟、社會、文化及宗教權利。『圖博』即Tibet之藏文音譯,我們認為中文的「西藏」一詞源自漢族中心主義的思維,故改稱圖博。」這一群好心的台灣居民幫西藏正名時完全沒有提到圖博和西藏的淵源或任何藏人對此事的看法。把「西藏」這個名稱和「漢族中心主義」連在一起的也就是這群台灣居民。(其實西藏這個名稱始於清朝,是個滿族的產物....)

照Google的說法,圖博這個名稱除之台灣圖博之友會相關的資料以外和藏人有關的記載,首先是周芙安在薩蘭達拉遊記中提到一份2000年12月創刊名為「民主圖博」的中文刊物。這份刊物在2003年曾經出現在西藏流亡政府的官網「西藏之頁」中,內文提到這份刊物的創辦人叫周加才讓。這個名字似乎在西藏很普遍,有當縣長的、治癌症的....。還好我在民主亞洲基金會的民主論壇裡找到這位創立「民主圖博」的周加才讓。網頁的背景介紹上說他暫居台灣。順著這個線索就發現了他和他太太海蒂假日在三芝經營了一家咖啡館叫「印度西藏采風工作室」還做網拍賣藏香....。重點是他主持的吐蕃編譯室在2002年的時候翻譯了達賴喇嘛的文集《平和與和平》,書的序言裡他把Prof. Samdhong Rinpoche譯為「西藏流亡政府首席噶倫桑東仁波切」。從現有的資料講,我看不出來他對圖博這個名稱有特別的偏愛。所以現在到底是台灣人在愛圖博,還是西藏人在愛圖博,我也不是很確定了。

ted said...

弱慢大跟Zulu談的事情重點其實只有部份重疊,起碼我個人有從兩種看法中得到一些新的想法,就好像當初James那篇筆記帶給我的論述新鮮感一樣。總之,我認為台灣與西藏各自有各自不喜歡在中國籠罩之下的『西藏』的理由與權利,這裡頭有意識形態更有被現實壓迫的考量,我想把這當作一個重要的討論前提,大家再來細究內在的差異,這樣講應該不為過才對。

謝謝Zulu大的解答,謝謝。

弱慢 said...

轉貼Judie35對我這篇文章的回應,不知何種因素,Judies35無法在此留言:

圖博作為Tibet人士的自我命名,是該多加提倡並尊重。強調使用「圖博」,重要的是要主張中國與圖博是對等的,圖博非由中國定義,而是自己定義自己。不過在漢語文使用圈要把習用的「西藏」改為「圖博」,非一蹴可及,過度強調名詞使用的政治正確性,有時會排擠到可能的支持者。

我自己寫有關圖博的文字,也還是習慣用西藏。但是我對西藏和中國之間的看法,和謝劍教授完全不同。可是在書寫時「圖博」一詞暫時就是沒有進入腦海。語詞使用是需要長時間馴化的啊。

弱慢 said...

zulu提到一點很重要,那就是「歷史....反正大家都只揀對自己有用的部份講。」我雖不敢說我寫出來的圖博歷史就一定正確無誤,完全不帶意識型態,不過至少我有將我的論點清楚交代,至於對不對?好不好?我也很希望聽聽不同的意見。

不過ouf提到明朝與「西藏」做生意,或稱「茶馬互市」,在當時的確很熱絡,這一點無法否認,而明朝那種「自爽」、泱泱大國、到處冊封的心態也是有的。但是圖博宗教領袖夾帶中國之威來取得統治的合法性也是有的。我覺得在今日重新看待中國與圖博的關係時,這些複雜、多元的觀點都不能偏廢。

清朝「滿人」的統治者是不是有「漢人」中心主義是可以討論的議題,不過圖博一詞真的不只是好心的台灣人想幫西藏正名而已,很多的圖博人也是這樣想,尤其是在中共「解放西藏」之後,部分圖博人被迫流亡海外,另組政府,而在中國境內的圖博人連選出自己的班禪喇嘛的權力都要被中共剝奪,中共不正是以歷史為名,不斷地將「漢人中心主義」給加強嗎?

就像是Hama所說的,強勢族群應該要深刻地反省過去對待「他者」的方式,讓弱勢族群擁有真正的發言權。黑人改稱非裔美國人,漢城改稱首爾,台灣山胞、番仔改稱原住民。這些改名的動作都是不同族群相互尊重、理解對方的開始,也是對歷史的反思。

不過我也同意Judie35所說,在漢語文使用圈要把「西藏」改為「圖博」並非一蹴可及,而且過度強調政治正確,可能會排擠掉潛在的支持者。我為文的目的是想藉由謝教授的文章,拋出「西藏」改名「圖博」的議題,並引起大家的討論。我的確高度政治化「西藏」與「圖博」這兩個字,畢竟這是今日討論圖博問題時不可迴避的一部分。我想即使在最初大家無法針對改名一事達成共識,但是開啟討論總比永不討論、或不碰觸還要好吧。

Zulu said...

講了半天,「圖博」這個名稱到底出現在何時何地、經過什麼樣的討論過程、藏人是否普遍接受....這些關鍵性的問題還是沒有答案。我也不用質疑格主口中「很多的圖博人也是這樣想」的「很多」到底是多少。只不過「圖博正名」茲事體大,由西藏人自主發起、推廣,其他人再從旁協助比較好吧。熱心過頭了恐不免台獨綁架藏獨之譏。

弱慢 said...

美國之音:中國拆西藏佛像

中央社

今日晚報 2007.11.06 
 
「美國之音」報導,關注西藏人權的團體指出,中國軍警一個多月前不顧當地藏人的反對,拆毀西藏岡仁波齊峰附近一個蓮花生大師的佛像;中國軍警還禁止在場的西方遊客拍照。
 
報導表示,中國最近加強對藏人居住地區的基層工作,以抗衡達賴喇嘛在美國獲國會金質獎章的影響。
 
報導指出,據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的國際聲援西藏運動說,九月二十八日,大約二十位藏人圍起人牆,試圖阻止中國軍警拆毀西藏岡仁波齊峰附近的一個蓮花生大師佛像,但是中國軍警不顧當地藏人的反對,執意拆毀對藏人具有重大意義的佛像。
 
報導表示,岡仁波齊峰被當地藏人視為神山,是岡底斯山脈的主峰,藏語的意思為「寶貝雪山」。蓮花生大師 (Guru Rinpoche Padmasambhava)是藏傳佛教寧瑪派的傳承祖師,也是藏人非常尊敬的寶上師。
 
報導指出,總部位於印度達蘭薩拉的西藏人權與民主促進中心也獲得同樣的消息;中心副主任江白木浪表示,中國官員和軍警有一天突然來到這個地方,然後把周邊的信徒分散驅離,拆散蓮花生大師佛像,當時許多信徒哭喊、心中不安,但是中國軍警攔住、警戒,不讓他們圍觀。
 
報導表示,國際聲援西藏運動引述一位目擊的西方遊客的話指出,當時的氣氛相當緊張,一位藏人婦女把遊客拉到一旁,流著眼淚說,漢人拆毀佛像很不好。中國公安要求西方遊客停下並且檢查相機,西方遊客雖然沒有拍到藏人抗議的場面,但是這尊蓮花生大師佛像在拆毀前後的照片可以在因特網上看到。
 
報導指出,星島日報曾報導,流亡海外的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高調周遊列國,並且獲得西方國家領袖會晤,刺激北京的敏感神經。在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的指示下,西藏官方在中共十七大閉幕之後立刻啟動歷史上最大規模的黨政官員下鄉活動,派出一萬多名官員啟程分赴農牧區,深入基層宣講十七大精神。
 
對此,在西藏流亡政府裡負責中國事務的達瓦次仁表示,不知道是不是胡錦濤下這個命令,但是中國的工作隊進入西藏、四川以及其他地方的基層進行宣傳、反對達賴喇嘛的工作是在展開,但這不完全是達賴喇嘛出訪之後才開始,在達賴喇嘛出訪前就已開始,只是最近一陣子,最近一個月內會加強,所有藏族地區都很緊張的狀態。

Zulu said...

之前google「圖博」時,我找到了《民主圖博》的創辦人周加才讓的email,我去信詢問圖博一詞的來歷,今天收到了回音。因為是私信,未經他同意不好照貼出來,我簡單把他的意思整理如下:

一,「圖博」是取唐代「土蕃(ㄅㄛ)」諧音,而去其貶義。圖博二字有奮發圖強、博大之意。
二,傳統的西藏地域包含了安多、康、衛藏三區。中共統治之後在拉薩一帶的衛藏區成立了西藏自治區,而把另外兩區劃歸青海、甘肅、雲南、四川各省。
三,「圖博」的概念包含了前述傳統三區,故立此新名以期有別於中共治下僅含衛藏一區的「西藏」。
四,圖博這一名稱在二十世紀末經西藏流亡政府議會通過,為Tibet的標準中文表達。
五,此事在西藏流亡社區中引發了爭議,因為確立新名詞圖博要比重新解釋西藏來得複雜。

弱慢 said...

非常謝謝Zulu鍥而不舍的追問"圖博"一詞的由來,還特地為此寫信詢問 m(_ _)m

snowball said...

「羌」(/chiang/),在九O年代的名詞意釋裡為古代代表甘肅、陜西地方的遊牧民族,後有移居四川地方。

三世紀,「羌內恕已以量人兮。」(出於《離騷》)。「舜閔在家,父何以鱞。」(出於《楚辭》),而記載"鱞"產在廣東。

倘若在"圖"的考究方面,是否「羌」為一個鮮明及對應「龍」亦或「魚」(黃河流域)的圖騰,在七、八世紀? 對眷畜牲口遷移的探討...。亦或「羌」代表當時時代意義,而今以「圖博」反映當代文化蘊含!?

而紀元亦或耶穌前,有「魯」(山東)國、氏及「鮑」氏,為"魚"被社會生活重視的紀錄?

不確切地形容極大的魚及鳥,為陸游所著「時看雲海化鯤鵬」。

Anonymous said...

圖博是啥東西?

朋友跟我說圖博,我聽都沒聽過這名詞,還問了好幾次,對方似乎有點訝異我竟然沒聽過。

隔天他給了我些資料(我在忙其他事,不可能、懶得去查這對我來說很無聊的圖博)

不知還好,看了之後,還真是冒了火氣。



http://nooorman.blogspot.com/2007/10/blog-post_25.html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sanby86/3/1304696607/20080316203829/

作者的情緒字眼:

清朝這種自命為世界「中心」、「冊封」「欽點」圖博宗教領袖、插手干涉圖博內政的「霸權」心態,傳到中共的手中更是變本加厲....

我實在沒時間好好評論這件事情,暫時簡單說幾句話:

作者亂講話

評論史實,怎麼加上情緒字眼?個人意見?

就算貶抑字眼的吐蕃+西藏,又能如何?有本事就讓全世界知道你沒有被貶抑

一個從小就生病的智能不足小孩,擁有完整的照顧才是重要的

外人說他白癡能怎樣?他想改名?改爽的嗎?爽過之後呢?

生活才是重點,政治上是否獨立並非重點,這點我同意達賴喇嘛。

Anonymous said...

補充
要求獨立是需要條件的,沒有條件別奢望。
要尊嚴之前,請先填飽肚子(不是自己的肚皮,是民眾的肚皮,把層次拉高一點看事情好嘛!?)

尊嚴比肚皮還重要的人,我尊重也佩服,但是不會學習。

Anonymous said...

作者的情緒字眼:

清朝這種自命為世界「中心」、「冊封」「欽點」圖博宗教領袖、插手干涉圖博內政的「霸權」心態,傳到中共的手中更是變本加厲....

我實在沒時間好好評論這件事情,暫時簡單說幾句話:

作者亂講話

評論史實,怎麼加上情緒字眼?個人意見?好吧,你只是發表個人意見!?就能隨意開口說人家霸權?台灣立法委員要行駛同意權,多少官員做不了事情,是不是霸權?自己轄下的土地,冊封官員有甚麼不對?干霸權鳥事?只是共產黨亂搞,作者亂扯。

就算貶抑字眼的吐蕃+西藏,又能如何?有本事就讓全世界知道你沒有被貶抑

一個從小就生病的智能不足小孩,擁有完整的照顧才是重要的

外人說他白癡能怎樣?他想改名?改爽的嗎?爽過之後呢?

生活才是重點,政治上是否獨立並非重點,這點我同意達賴喇嘛。

補充
要求獨立是需要條件的,沒有條件別奢望。
要尊嚴之前,請先填飽肚子(不是自己的肚皮,是民眾的肚皮,把層次拉高一點看事情好嘛!?)

尊嚴比肚皮還重要的人,我尊重也佩服,但是不會學習。

我在這裡等你罵我:
http://54201.com.tw

弱慢 said...

這位匿名者,您的網頁我打不開耶。

不知道您的朋友是誰? 是圖博(西藏)人嗎? 我所知道的圖博人都希望他人稱他們為圖博人耶。

基於尊重,我願意改稱他們為圖博人。就像台灣的原住民希望漢人不要再叫他們番仔一樣,或甚至捨棄日本人類學者給他們的名子,改用原住民語言的自稱。

或許有人還想用舊稱,那我也尊重,不過要很小心使用就是了。因為這名稱牽涉到很複雜的歷史與政治議題。

至於您提到的"史實",尤其是牽扯到中共的部份,容我說句實話,我的批評還算客氣,因為中共官方說法才是真正所篡改"史實"的元凶。

別的不提,就來談你引述的那句話,中共官方一直強調基於元朝起的「檀越關係」,「西藏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這句宣稱就完全不符"史實"。

最簡單的理由是,中共建國於1949年,自命為現在化國族國家(nation-state),反封建,破四舊,去帝國。怎麼一遇到西藏問題就開始懷念起清朝來,想當皇帝了?

除非中國現在仍然是清帝國,還有皇帝,基於「檀越關係」有權冊封達賴,否則「西藏自古以來就屬於中國」這句話就不成立,至少此「檀越關係」就只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前為止,跟著清帝國一起消亡。

這就是中共官方所篡改的"史實",或可稱之為現代版的歷史神話。

可別想用明朝的劍斬清朝的官呀。

judie35 said...

小白來鬧也好,讓這篇又浮了上來。

現在回頭看,很感謝zulu 認真追查,讓圖博這詞的來由清楚起來。

三月圖博起義之後,看了不少圖博人的書寫。使用中文簡體的圖博人中,看到有人用「吐蕃特」來代替西藏作為自稱。Tibet、吐蕃、吐蕃特、圖博,應該都比西藏、藏這些名稱接近圖博人的自稱。

Anonymous said...

我想先說一下
到現在我還是一直覺的
要把"Tibet"或圖博說成是藏人對自我的稱呼有點牽強
在藏文裡面
他們稱自己是"per"
要翻成中文的話 與"博"音相近
但至於為什麼會出現英文的"Ti"這個音
我問過好幾個當地人
他們也不知道
只說在他們的語言裡
只有"Per"這個音
所以我才覺得
先不論英文的稱呼是不是從"吐蕃"直譯的
如果"圖博"是根據"吐蕃"改變而來
然後聲稱這樣子的改變是證明
稱為"圖博"遠比"西藏"好
我並不覺得
如果真要證明
為什麼不是單用"博"這個音

當天的西藏人權研討會
有一個演講者說到
我們用"圖博"
因為它是TIBET的音譯
沒有貶意
但請問一下
只是因為它是英文的稱呼就沒有貶義嗎
如果這個英文稱呼只是從"吐蕃"翻譯的
真的沒有貶義嗎

現在在印度的很多西藏人
在說話時後
都用英文的Tibetan稱呼自己
為什麼?
因為當他們在做溝通時候
對象是聽不懂藏文的外國人啊
他們當然用Tibet來稱呼自己

但當他們用藏語(如果大家硬是要用他們對自己語言的稱呼來說 他們稱自己的語言是per-ge)在聊天時候
稱自己為"per-pa" or "per-mi"
如果真的要尊重他們對自己的稱呼
不應該從他們原本的語言中來做音譯嗎?
而不是從英文或更早之前漢人對他們的"吐蕃"稱呼來做改變吧
這就是我一直不懂為什麼大家可以理所當然的覺得用"圖博"這個稱呼遠比"西藏"好

對我而言
根本都是一樣的
要談真的尊重
就應該用他們真正稱呼自己的語言來改吧
在他們的語言裡
那塊土地叫做"per"
住在那邊的人稱作"per-pa" or"per-mi"
語言則是通稱為"per-ge"
但當然
因為KHAM, Amdo, U-Tsang等區域的不同
每個區域都有很不一樣各自的方言

Anonymous said...

不好意思我就是諾曼回應中提到的在印度做田野的朋友

關於當天我有參加的「西藏人權國際研討會」
我並沒有說我覺得中國人或台灣人說"西藏"我很錯愕
當天的情形是
在"台灣圖博之友"的倡導下
很多當天發言或發表的台灣人
都將用詞改為"圖博"
所以會場一遍圖博來圖博去的稱呼
讓我覺得很詭異又很不習慣
而講英文的外國人們
則繼續用著"Tibet""Tibetan"

反之
很妙的是
那些流亡海外的中國作家
繼續用著"西藏"的稱呼
我並沒有錯愕
只是當現場充斥著圖博,Tibet,以及西藏的時候
覺得好有趣
這些回不了自己國家的流亡作家
還是好堅持的用著"西藏"

再補充一下
在他們的語言裡
土地是per (transliterature: bod)(並不是"圖博"的發音)
來自這塊土地的人 是per-pa(transliterature: bod pa)
語言則是per-ge (transliterature: bod skad)

Anonymous said...

图博流亡议会为什么要用“图博”来取代“吐蕃”和“西藏”呢?最简单的答案是:这种称谓充满着种族歧视和政治阴谋,是对我们很不利的。在某种意义上讲,其危害性,实在不亚于一次毁灭性的战争,特别是“西藏”。甚至可以说,其危害性远远大于“朵加”,(博传佛教格鲁派护法神之争) 很遗憾的是 ,达赖喇嘛尊者不曾学过中文,不然早就下令禁止使用“吐蕃”和“西藏”这种称呼的。

当我们在“辞海”等有关中文资料中,经查找得知“吐蕃”和“西藏”的真正用意及内涵时,心情是多么的沉重和无奈啊------ “吐”是“吐出去”的意思,是不吉利的,“蕃”是指:不文明的野蛮人,是十足的种族歧视心态,太不公平的。而“西藏”就只指“དབུས་གཙང་ 卫斯藏”,不包括整个“多美མདོ་སྨད་“和大部分康区。


在中文里,有那么多发音“tu”和“bo“的字眼,为什么偏偏要用“吐蕃”两个字,而不想用其他字眼呢?其用意再明白不过了。要说历史根据,最早的莫过于“吐蕃”了,迄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问题是:我们应不应该用“吐蕃”这种称谓呢?如果说应该用,那么,不就直接承认了,我们就是不文明的野蛮人,一看见就想吐的“脏民”了吗?你乐意吗?你愿意吗?松赞干布的子孙们! 人不可有傲气,但要有骨气嘛!


打个比方说吧,当别人说你是“王八蛋”、“白痴”,你会承认你是“王八蛋”、“白痴”吗?我想没有人承认之,是同样的道理。“图博”就是“吐蕃”的对音,只不过把文字换了一下而已。就像一个人,换了脏衣服,穿上了一件自己最喜欢的新衣服一样。因此,“图博”不仅有历史根据,也有法律依据。因为,“图博”是,图博流亡议会通过立法程序一致通过的决议,而决非是一个人凭空捏造的。再者,现在已经有很多中文界包括台湾和图博的知名学者和作家们在开始接受和推广“图博”的迹象,这真是可喜可贺的! 因为,“图博”也是历史上第一次,图博人自己给自己的国家定义的名称。“吐蕃”、“图伯特”、“西藏”等,都是他族强加给我国的不公平的称谓,是别有用心的,隐藏着不可告人的政治阴谋。

“图”是,奋发图强、宏伟蓝图的“图”。“博”是,地大物博、博大精深、博爱众生的“博”。多么吉利,多么美好的名称唷! 敬请各位大胆的用“图博”吧! 图博万岁!!!


ནམ་མཁའ་མེད་པར་གྱུར་ནའང་། །སྔགས་ཀྱི་དངོས་གྲུབ་མེད་མི་སྲིད། །ལྷ་དང་དྲང་སྲོང་གིས་བཤད་པའི། །རིག་སྔགས་བསླུ་བར་མི་འགྱུར་ན། །འདོད་ཆགས་བྲལ་བས་བཤད་པ་ཡི། །གསང་སྔགས་སྦྱོར་བས་བསླུས་པ་ནི། །མ་བྱུང་འབྱུང་བར་མི་འགྱུར་རོ། །སྔགས་དང་རྟེན་འབྲེལ་མི་བསླུ་ཞིང་། །ཏིང་འཛིན་ནུས་པ་བསམ་མི་ཁྱབ། །དཀོན་མཆོག་གསུམ་དང་རྩ་གསུམ་གྱི། །བདེན་པ་ཆེན་པོའི་བྱིན་རླབས་ཀྱིས། །དེང་ནས་རྟག་ཏུ་རྒྱལ་གྱུར་ཅིག ། ཛ་ཡེ། ཛ་ཡེ། ཐུ་བྷོད་ཛ་ཡེ།

信强哥 得永生 said...

請看看格魯及利亞還有車臣“共和國”的下場....西藏不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