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October 2007

從「藍鵲」到「藍鳥」...


(圖片來源:東森新聞)

一切得從馬英九2008競選Logo說起。

馬團隊選擇台灣藍鵲作為標章,的確具有多重的象徵意義,因為台灣藍鵲不但是台灣特有種,也曾在「票選國鳥」活動中,打敗名氣很旺的藍腹鷴與帝雉,勇奪第一,成為台灣人心目中的國鳥。

馬團隊把台灣藍鵲的造型做了些許的改變,藍鵲的翅膀改成台灣的形狀,其展翅高飛的形象,與競選口號「台灣向前行」相互輝映。除此之外,藍鵲中的「藍」也象徵著國民黨政治光譜中的泛「藍」。

就選舉行銷與創意Logo而言,這隻「藍鵲」與2000年連蕭心首相連台灣起飛中的「蝴蝶」,或是1996年彭謝海洋國家鯨神文明中的「鯨魚」相比,都是非常傑出的設計,因為這些Logo都能緊扣著動物圖案的象徵意義與競選主軸,不但簡潔有力,也將複雜的選舉文宣轉化為一目了然的標誌,吸引著選民的目光。

不過,這隻國寶級「藍鳥」的發音卻與台語LJ相近,也因此就有網友嘲諷 國民黨決策高層之內必有臥底,惡意製造這種政治笑話,否則怎會有人挑上台語發音不雅的「藍鳥」作為競選Logo?

網友的質疑與批評不是沒有道理的,前一陣子國民黨文宣大玩國、台語諧音的遊戲,卻玩過頭,像「藍教頭」、「趕羚羊」、「Crazy 9」以及「他,馬的」等語彙,擺明就是要挑起大家不雅的聯想,而主事者卻在事後辯稱這樣的文句才具有本土味,才能貼近年輕人,俗又有力。

然而這些文宣並不能夠獲得民眾普遍的認同,愛河旁「他,馬的,就是愛台灣」的招牌抵擋不住排山倒海的惡評,只刊登一天就拆掉了,「趕羚羊」之聲也被迫改成「LP」之聲(Love & Peace),國民黨原本想藉由國、台語諧音搞創意文宣,卻意外賠上了政黨形象,也無辜殃及頗具創意的「藍鵲」Logo,不但被譏諷為不雅的「藍鳥」,也模糊掉了「藍鵲」Logo原初的創意與訴求。

例如有網友就從「藍鵲」Logo的造型出發,望圖生義,指稱Logo中的台灣並不是「藍鵲」的身體,而是翅膀,所以台灣不是「主體」,而是被降格的「客體」。此外「藍鵲」向「西」飛,象徵著「西進」,與許信良的「大膽西進」同一意念。

這樣大膽的「詮釋」,恐怕連羅蘭巴特都要從墓園裡跳起來做筆記了。

從「藍教頭」、「趕羚羊」、「他,馬的」再到(有可能)被訛傳的「藍鳥」,如同豆腐魚的批評,這些不雅的台語諧音,「以『創意』之名,將自己裝扮成他們(國民黨)『想像』的台灣人模樣,試圖讓『外來政權的國民黨』跟『台灣這塊土地』接上關連,雖然他們總是適得其反、畫虎不成反類犬、甚而污衊女性,在這群國民黨菁英眼中『台灣人』依然是『低俗的』。」

然而我必須追問,真的只有在野黨在搞這些「污衊女性」、「低俗」的文字遊戲?如果以同樣的方法檢視執政黨,其不堪的紀錄跟在野黨比較起來也不遑多讓吧,因為我們有隨口「衰洨」、「蝦米碗糕」的總統,主張「愛滋天譴說」的副總統,說出「LP」、「鼻屎」的外交部長,罵人「菜店查某」、「菜花立委」、「社交一下」、「同志亡國」的立法委員,以及設立「掀馬統小組」的執政黨黨部。這種政治語言的全面性倒退,豈是「草根文化」、「親近民眾」、「真性情」、「直爽」…等理由能為之緩頰、辯護、甚至合理化的?

這並不是各打五十大板、誰是誰非的問題,而是目前台灣政治文化最為人詬病的問題,如同How所言,這是因為長久以來公共事務的重要性在選戰裡頭被習慣性地忽略、或退卻,以至於政客們只會用自以為媚俗的語言來博取版面。更糟的是,當選舉的第一線到處充斥著這種喧囂的語言後,政黨政治逐漸變質為惡性競爭(甚至是鬥爭),將所有政治能量全都消耗在「相罵本」的累積上,導致公共政策應有的理性論辯淪為次要、或根本不重要的議題,使得台灣的民主到最後只會剩下數人頭的動員遊戲。

難道在每次被惡質選舉文化消費過後,台灣選民僅存的剩餘價值,只剩苦命地搬演含淚投票的老梗戲碼?

我不願將這一切簡化地歸咎於媒體的淺碟、或選民的水準,我寧願相信這只是我過於悲觀的政治觀察。

當不雅的詞彙再次佔據選台灣舉舞台的時刻,我們能否捫心自問,我們對民主政治的想像與視野,難道只能框限在政客劣質的語言魔障中,永遠跳脫不出來?

----------

延伸閱讀︰

馬英九政策說明

謝長廷政策說明





9 comments:

po said...

非常同意!!所以,愕蘭阿姨不要罵我,因為你不住在台灣,不曉得為啥我們都要對政治冷漠 XD

Anonymous said...

例如有網友就從「藍鵲」Logo的造型出發,望圖生義,指稱Logo中的台灣並不是「藍鵲」的身體,而是翅膀,所以台灣不是「主體」,而是被降格的「客體」。此外「藍鵲」向「西」飛,象徵著「西進」,與許信良的「大膽西進」同一意念。

這樣大膽的「詮釋」,恐怕連羅蘭巴特都要從墓園裡跳起來做筆記了。

從「藍教頭」、「趕羚羊」、「他,馬的」再到(有可能)被訛傳的「藍鳥」,如同豆腐魚的批評,這些不雅的台語諧音,「以『創意』之名,將自己裝扮成他們(國民黨)『想像』的台灣人模樣,試圖讓『外來政權的國民黨』跟『台灣這塊土地』接上關連,雖然他們總是適得其反、畫虎不成反類犬、甚而污衊女性,在這群國民黨菁英眼中『台灣人』依然是『低俗的』。」


貴台的望圖生義可能是指拙文
對拙文對於藍鵲中客體化台灣的批評似乎不以為然,筆者謹洗耳恭聽
不過貴台又提到豆腐魚
豆腐魚是我的老朋友
我記得她寫到這個議題的文章
亦提到客體化的問題
我想也許她不是望圖生義
以下是我引述豆腐魚的文字:
看到這次國民黨的馬蕭強打「台灣」,logo用台灣藍鵲,只是台灣依然客體化,只是一雙翅膀

你的批評很多都很棒
不過你漏考慮的一點是
你把見諸抬面的國民黨文宣
和民進黨立委平日的語言拿來類比
應要類比
應該是國民黨文宣跟民進黨文宣比
或委員跟委員的談話比
總統候選人跟總統比
如果你有興趣
筆者好友登於中時
http://mypaper.pchome.com.tw/news/ybonbon/3/1296172153/20071005090808/#centerFlag

我是一個
叫謝長廷請兩位確定收賄的下屬自殺的人
我老早呼籲民進黨別提名林進興
我亦在中時發表文章請趙建銘別出現在遊行隊伍
我嚴格監督民進黨
嚴格監督國民黨
不參加任何政黨

ted said...

匿名網友:

我覺得文中倒是沒有貶低您的意思,
反倒有一點點帶著初戀甜酸味的讚賞。
這文主要還是在批判國內跨政黨
於選舉期間對於媚俗流行用語
的不當使用,裡頭充滿了各種歧視,
也罔顧擬定與說明政見的重要性

請別太在意

弱慢 said...

匿名者,因為我人現在流浪中,無法做比較完整的回應,可否給我一些時間,我在好好回答你的問題?

弱慢 said...

不好意思,前一陣子外出,不在家,無法固定上網,也就疏於回應了。

Ted,你說的沒錯,我想要表達的正是那種粗口過頭的政治語言,不但使選舉(或政治的討論方式)失去了應有的理性思辯空間,也掩蓋了實質政策的重要性。

番薯枝葉代代傳之站主,歡迎你來。我之所以引述豆腐魚的話,是因為我還蠻贊成她的觀點。我想「台灣主體性」這個議題對很多人來說都是非常重要的,可是「主體」與「客體」的判斷能否這麼直接地化為圖像式的表達,我是存疑的,畢竟西方哲學研究「主體」「客體」幾百年來,對「主體」「客體」的詮釋從未有過這麼具象化的討論方式,或許您想另闢徯徑,不過還得提出更多相關的圖像以作為佐證,才能說服我,此為其一。

此外,一個政黨是否擁有「台灣主體性」,不是一個簡單的Logo就能完整表達的,還得配合大量的資料與訊息加以佐證,才能成為有效的批評。更何況「台灣主體性」的討論這麼複雜,也不是一個Logo就能承擔的。如您所說,就文宣論文宣,如果藍營的文宣內容失去了「台灣主體性」,我也會加入批評的行列,不過如果只秀出沒有主體性的Logo,然後試圖推論整個藍營文宣都欠缺「台灣主體性」,或替「台灣主體性」降格,立論似乎過於單薄。

因為我為文的目的不是要做兩黨文宣比較,而是想討論台灣負面政治語言的字面義及其衍生義。不過您的提議也很棒,或許那會是另一篇文章了….

ted said...

失眠逛來這裡,想不到版主有所回應,謝謝,我在這邊也分享一下我的想法好了。

我們知道台灣是一個由外部移民所組成的社群,這個社群在組成的過程中其實跟海洋的關係遠遠大於跟陸地的關係。也就是因為如此,台灣新興的歷史與文化研究,特別強調台灣居民與海洋之間的關係,以及隨之形塑出的海洋文化。

這個海洋文化,假如我記得沒錯的話,一直被當成是台灣主體性觀念的重點之一,是一種半歷史半建構,被發展來與中國的大陸文化分庭抗禮的本體與政略。我想相較於大陸文化中對於土地與佔有的硬姿態,海洋文化的特質之中一定包含著另外一種關於移動與因時制宜的彈性觀念。海洋文化或許追求的是共享與使用權,而不是佔有與結構。沿用跟大陸文化一樣的硬思維與之抗衡,除了犯了深層的文化複製的毛病之外,或許也恰好犧牲掉了自己獨有的特性。

而假如我們將上述的觀念帶進藍營那隻鴿子形象標示的討論中,我們或許會得到一個不同的結論。假如我們暫時都認同海洋文化的說法,那,何謂海洋文化的主體性?到底是代表土地、霸權的鴿子身體,還是能夠帶領牠自由飛行穿越各種邊界的翅膀?這對我而言是個很好的思考起點。

我想,不管台灣的住民是否需要(或者最終必須被迫去接受)一塊固定的土地跟共有的國族想像才得以生存,共抵外侮,但是在這之前,沒有好好的去反思中國一直以來不斷附加在自身身上的意識型態(把脈絡抽離了,哪個不是在逼你愛國?)與反作用力(我們是否總是在他人的刺激中想像破碎的或根本不存在的自己?),而只是想望著自己的建國大業,我想裡頭總是會讓一些持異議者或有識者不服或平添幾分遺憾之處。

弱慢 said...

謝謝ted的留言,真希望你時常失眠...XXD

轉貼一篇舊聞:

呂副總統籲社會菁英公開言論用優雅語詞

【中央社╱台北十四日電】 2007.10.14 10:37 pm


副總統呂秀蓮今天表示,所有社會上有聲望的領導人,若撿最難聽的字眼罵來罵去,我們的社會會沉淪。她要公開呼籲,社會菁英的公開言論,要用優雅的語詞,帶動台灣成為優雅的國家。

中國國民黨總統參選人馬英九選舉文宣陸續出現「趕羚羊」、「他,馬的」到最近「笨蛋」等用詞,前總統李登輝也以「輸到脫褲子」形容民進黨明年立委選舉會大輸,近來政治人物的選舉語言引發爭議。

呂副總統下午出席2007年世界大會暨第三屆世界十大傑出華商婦女「華冠獎」頒獎典禮後受訪表示,希望所有社會上有聲望的領導人,開始用優雅的語言互相讚美,如果大家都撿最難聽的字眼罵來罵去,我們的社會會沉淪。

她並公開呼籲社會菁英,公開言論要以優雅語詞帶動台灣成為優雅國家。

針對民進黨明年立委選情是否會輸?呂副總統表示,她不願做這樣的臆測,陳總統下週馬上要接任黨主席,看陳總統的領導。

馬英九上午訪視綠島人權紀念碑承諾,一旦當選,將徹底落實情治體系法制化、國家化,並對真相未明的政治案件,包括林宅血案與陳文成命案在內,都重啟調查。呂副總統表示,很好,這都是轉型正義尚未完成的部分,大家一起來努力。

有記者追問民進黨副總統參選人蘇貞昌希望大家不要以「副總統」稱呼他,否則現任副總統呂秀蓮會生氣,副總統表示,蘇貞昌是副總統候選人,明年就會變成副總統,預祝他(蘇貞昌)成功。

【2007/10/14 中央社】

呈義 said...

其實雙方都有提出些政策說明,只是主流媒體不愛報,布過網路倒是都有些政策產出,可以比一比:

馬英九政策說明
http://www.ma19.net/issue
謝長廷政策說明
http://www.vivataiwan.tv/newssay.php

弱慢 said...

謝謝呈義提供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