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October 2006

我們已經太老




九月初我搬了家,和兩位大學部的學生住在一起,一位來自法國(女生),一位來自義大利(男生),還有一位台灣來的碩士生。對我來說,這算是全新的經驗,畢竟之前的室友不是碩士生,就是博士生,我未曾和大學部的學生住在一起。在英國,雖然超過25歲的學生統稱Mature Student(博士、碩士、大學部學生不拘),不過大多數的大學生都被戲稱作Naughty Uni Boy。

大學生有多Naughty? 有太多博士班的朋友當過大學部助教或是舍監,結論都是英國的大學生簡直是不可理喻的玩樂主義者。話說去年同一時期,我曾經在好友J的幫助之下,暫住在他的舍監宿舍中,以免去露宿街頭寫論文的命運。J是大學部宿舍舍監,時常要替學生解決生活上雜七雜八的問題,不過對於正在寫論文的我,最頭痛的問題應該是在深夜裡被喝醉酒的學生吵醒,他們大剌剌地一夥人在宿舍旁的小花園喝酒、唱歌、鬼叫,幾乎每晚皆如此,隔天清晨一定又是滿地的碎酒瓶與腥臭的嘔吐物。

喝酒有喝到這麼誇張嗎? 在英格蘭,酒吧就像台灣的7-11,簡直到了三步一小間、五步一大間的程度,更誇張的是,每間宿舍都有經營酒吧,想喝酒根本就不用走出宿舍,開個門,轉個彎就有。喝酒,就像是喝白開水一樣,是大學生與生俱來的本能,有酒就拿來喝,沒有什麼大不了的。

沒什麼大不了的,是呀,因為他們年輕,青春就是可供揮霍的本錢。

話說上上個星期五,我的義大利室友M辦了轟趴,廣邀他所認識的國際學生到我們的新家,一起吃飯、喝酒、聊天。他只煮了兩道菜,一道是義大利式煎蛋,一道是沙拉拌飯,兩道菜都很簡單,卻可以餵飽二十幾個人。我幾乎替M煎了所有的蛋,因為我受不了他把蛋煎得一半焦黑、一半扭曲不全。沒想到我煎的蛋卻被在場所有的義大利學生讚譽為比義大利女人做的還好吃…@&%...真是見鬼(雖然心裡在暗爽),現在的年輕人嘴巴真甜。

兩道菜就可以把他們全都搞定,可見這群小傢伙轟趴的目的根本不是在吃飯,而是在喝酒,看看每個人都帶著一瓶酒來作客,洋洋灑灑一二十瓶各式紅酒、白酒、威士忌與伏特加,迅速佔滿廚房的琉理台,連我都開始興奮了起來,想說偷藏一瓶好酒,等大家都走了,再留著自己慢慢喝。但是這一群小傢伙根本沒有打算要把酒放隔夜的意思,一瓶接一瓶的開,一杯續一杯的喝,管他混酒不混酒的,只要是酒,全都乾了。我好不容易搶到一小杯紅酒,也算是有嚐到甜頭了,可是看見酒農辛辛苦苦釀出來的酒就這樣被糟踏,還是有一些心疼。

這些小傢伙酒越喝越多,氣氛越來越high,講話幾乎都得用喊的才聽得到,整個房子鬧哄哄的,電子音樂也跟著乒乓乒乓地哀嚎,地板都可以感受到音波陣陣地襲來。這下子可好,剛搬新家,就給鄰居一場「震撼教育」,如果再不收斂一點,被房東踢出去可就慘了。

原本打算收拾酒瓶,板起臉孔來趕人,那知道這個女孩敬我一杯,那個男孩還我一杯,我也跟著開始醉醺醺了起來,聽著身旁的法國人道:「你們西班牙都只會做廉價的紅酒嗎?怎麼每一瓶都這麼地澀。」(耶,你是說我手上的這杯嗎?)西班牙人回道:「才不,你們法國人賣的紅酒最貴了,品質也沒這麼好,那像我們西班牙,不到兩歐半,就可以買醉了。」(這位小弟弟,喝酒的目的不是為了要喝醉喔。) 法國人接著說道:「那是因為你們不知道門路,我從不在商店裡買紅酒,我都直接跟酒農買,又便宜品質又好。」(非常好,下次回法國,記得帶我去。) 西班牙人不甘心的回道:「西班牙紅酒好貨都留著自己喝,出口法國的都是次級品。」…

一場小小的國族戰爭就此開打。

這一廂法國人跟西班牙人火熱地槓起紅酒來,那一廂義大利人唱起歌來,完全沉浸在世界盃足球賽冠軍的症候群中,還一起手舞足蹈,相互擁抱。法國人又酸了起來(想必是在替席丹抱不平吧):「我們法國人才不會像義大利人那麼地吵,我們最可愛了…」

不,台灣人最可愛了,一個家被你們這群「外國人」搞成這副模樣,我還是笑臉迎人的趕客人。「來來來,要開始往Club移動了喔…」、「是呀,我家很漂亮,歡迎下次再來…」、「不不不,不用客氣,把酒喝完再出發…」…%@#&…

快一點鐘了,終於把這群小傢伙全部趕到Night Club,不知道隔天會不會收到鄰居的抗議信?


17 comments:

弱慢 said...

06 Oct 2006

這次的標題,把大家都拖下水了,哈哈。

瓦礫 said...

06 Oct 2006

真的被拖下水了,更!

不過看到這些傢伙,不免讓人想起以前在學校廢棄空間裡跟一大群同學常常喝到掛在地上的快樂日子啊...

回正題,被全球嘴巴最甜的義大利男人誇獎,應該是心頭小小甜過就好。呵呵。

弱慢 said...

07 Oct 2006

說真的,我愛死了現在唸的這間學校,國際學生非常多,一起上課收穫特別大。今年旁聽了一堂國族主義的課,幾乎都是國際學生,每個國家都有難解的國族難題(當然也包括台灣),看著德國籍同學與波蘭籍同學精采的國族大辯論,再回頭想想台灣言論的空間與環境,尤其是牽扯到了國族議題,真是讓人無限感傷。

(沒有中國人修這個學位就是了,要不然就看我如何電他,呵呵)

YZ said...

07 Oct 2006

下次弱慢電中國人的時候請小心(用英語電還是用中文電?),人家有核武,我們只有詭絲。(《詭絲》很好看喔。)

老了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前幾天傳遊行的照片給你看時,想必就會有此感嘆。偏偏我還都去跟那些青春無敵的一起拍,真是不要命了我。

一定要去找你玩,還要有上次你說的泳池趴才行喔。

弱慢 said...

07 Oct 2006

泳池趴,哈哈,我原本就打算寫這篇文章的part two說,被你說破了。

在英國電人,如果是上課,當然是用英文呀。不過我也犯了把中國人當成全稱的毛病了,我就遇到一位中國學生,完全不反對台灣獨立,而且他說他很能理解台灣人的感受,以及民主的可貴。

瓦礫 said...

07 Oct 2006

我們老師在上課的時候說,陳水扁2000年選上的時候,很多大陸朋友都寄信給他表達驚喜之意...

中國知識界的自由主義與維權運動、三農問題、政黨競爭似乎不同,大致在不受壓迫的狀態下發展,雖然發展的...嗯...不過還算是有力量吧。

diau said...

08 Oct 2006

弱慢
你 變 了
文章居然變成白話式的生活寫實散文耶
讚喔

ivy said...

08 Oct 2006

拖下水???
應該不是說我吧!
(一付事不甘己狀)

Hope said...

08 Oct 2006

不小心闖進來,建議一下....mature student並不是指「碩士與博士生」,而是指任何學生超過25歲,即便大學生超過25歲以後再回籠念大學,也可稱為mature student。

ps.曾經也在英國生活過三五年....

弱慢 said...

08 Oct 2006

嗯,因為被稱作mature student(尤其是租屋廣告上的)都以碩博士生為主,我反倒以為碩博士生就是mature student了,其實也有很皮的碩博士生呀。謝謝Hope的更正。

nanwei said...

13 Oct 2006

覆議 Diau........
弱慢先生還真的變了.............
從ordinary life 的說話頻率到blog的文章形式.......
持續開心吧!!

liwei said...

15 Oct 2006

怎麼覺得文章裡的弱慢,有著"初為人父"的驕傲與喜悅呢??

還有我喜歡那片感動的窗景,非常地富有詩意與迷人...

弱慢 said...

16 Oct 2006

liwei,所以說,我真的老了呀。

那扇窗,伴我渡過一年的時光,充滿的不少留學思鄉的回憶呢。

Lukacs said...

17 Oct 2006

弱慢兄

遲覆見諒。明日報的論壇我很少去了。現在也沒有固定發表心得的部落格。

敬問秋安

Lukacs

弱慢 said...

19 Oct 2006

Lukacs大駕光臨真是讓寒舍蓬蓽生輝呀。

Lukacs said...

20 Oct 2006

世界真小, 從瓦站又連回您這兒了.

今年英國是暖冬嗎?

Lukacs

弱慢 said...

23 Oct 2006

的確開始變冷了,希望今年不要太冷才好。